一碟儿咸盐

明氏调味品有限公司荣誉出品

【楼诚】你喜欢吃姜吗?

圈名里的楼诚之姜丝儿同志~ 其他宝贝的文章请戳tag,超有趣的!@冬姜姜丝儿
拖了好久…但今年过年真的好忙啊(:з」∠)_
依然现代AU,明老师和明教授的日常
------------------------------------------------------------------------

你喜欢吃姜吗?
嗯…味道有点奇怪对吧?又辣又呛,内里还长了丝——世界上为什么会有这么难吃的东西!
葱、香菜、蒜,这些都没什么关系,我就只无法忍受姜。
所以这样看来,我是算不得挑食的,对吧?
可我大哥偏偏不这么想,从小到大,他对我讲过无数次,姜对身体好所以一定不可以挑出来扔掉,尤其是我生病的时候。
我自认并不是一个嘴笨的人,说不客气点,我其实是个伶牙俐齿的人。然而每次我大哥端过姜汤,我的喉咙就像是堵了棉花糖,一个反抗的字都说不出。



别误会啊,这真不是我怂,百科里说了,姜这东西祛寒、祛湿、暖胃。道理都在大哥那,我拿什么跟他讲?
其实最要命的不在道理,大哥他太了解我,哪怕是稍动一下眉毛,他都能看出我准备说什么。大哥的对策也简单,什么也不说,就那样眯起眼睛看我。
我哪受得了这个!他若是再略一皱眉,别说姜汤,姜丝姜丁姜末我也得咽下去。
气场这东西,我大哥还是很够用的。
很不幸,唯一能让他泄气的大姐,在这事上跟他站在同一边。



不爱吃姜这一点我从出生起就带着,不好改,但也不是完全改不掉。
我记得小时候有一阵子,大约是七八岁的样子,我还蛮喜欢姜丝可乐的。妈那时候给大姐他们做饭干活,明台生病,大姐吩咐妈煮姜丝可乐给明台喝,多出来的一小碗,大姐叫妈用保温杯装着带给我喝。
那天妈帮大姐照顾明台到很晚,回家时我已睡了,然而睡得并不安稳。妈不在家,我还是怕的,当年住的租屋条件又差,入冬湿冷,白天屋里不比屋外有阳光照着,夜里更是难以忍受,布衾也当真是冷似铁。



所以当妈回来,我就迷糊着醒了,隐约听见她问我要不要喝姜丝可乐,还说是大小姐特意叫拿回来给我的,还热着。
我正手脚冰冷难以入眠,闻言马上从被子里钻出来,与妈分着,喝完了那杯姜丝可乐。甜丝丝热烘烘的液体由口腔流入,紧接着五脏六腑充满暖意,手指尖也热了。那晚我裹在被子里睡了个好觉,一夜无梦。
只是那个冬天过去不久,妈就不再是妈。
我总在被那个女人饿到头晕眼花,甚至神志不清时想起那杯姜丝可乐——喝它时身上有多暖,巴掌打在身上就有多疼。
久而久之,我已无法辨别时间的流逝,无休止的虐待下,我的神智又一次离开世界。
终于还是要死了,我恍惚却又轻松。
然而一切在瞬间扭转,我坠入一双臂膀,又被紧紧搂在怀里。那人的拥抱比姜丝可乐还烫,给了我新生。



那时候我十岁,第一次,以明诚的身份进入明家。
长时间被“妈”虐打的我身体并不好,寒气聚积,脾胃虚弱,动不动就生病,不是受风寒就是闹胃疼。家里还是给我煮姜丝可乐,热热的一只小锅,再不像从前要喝明台剩下的。
大哥总要亲自盯着那锅才肯放心,他端着碗一口一口喂给我,惹得明台嚷说我也要大哥喂,又马上被大姐拎走,说不要吵阿诚哥休息。
我这辈子从未体验过的家庭的鲜活与生动,在一夜之间紧紧包围了我,我的心中充盈着感激,只是大哥手里的那碗姜丝可乐,尝在我嘴里,怎么也不再是我与“妈”曾经分享过的味道。
所以我想,就让它留在过去好了,那之后,我再没碰过姜丝可乐。



可大哥依然固执地坚持,一定要给生病的我喂姜汤。他说,阿诚你体寒,喝姜汤是最好的,而且它不是比药好喝多了?
怎么可能!
没了可乐当底子,那浓浓的姜味辛辣呛人,哪里就比药好喝了!
我愁眉苦脸地用眼神哀求大哥,却见他不为所动,表情严肃,甚至有些吓人。
前面说过了,气场这东西,我大哥还是很够用的。
直到今天,我三十多岁了,大哥还是常常喂姜汤给我喝,哪怕我只是冬天受了凉,或者是他在沙发上无意间碰到我冰凉的脚。



我读研的时候大哥已经在评副教授职称了,我离开学校宿舍,与大哥住在一起,算起来竟也是十多年前的事了。
大姐从前总埋怨我把大哥惯得五谷不分,说这样哪会有姑娘愿意跟。我只能尽量替他辩解:大哥姜汤煮得很好的,每次我不舒服他都煮给我喝。
后来大哥变成爱人,大姐还是要埋怨大哥不做饭这事,只是她埋怨的是大哥总不知道心疼我,两个人过日子,家里的活不能都一个人干。连明台平时在家里还帮曼丽拖地洗碗,你这个做大哥的,比两个弟弟不知道要懒多少。
我每每看着大哥低眉顺眼应付大姐的批评,心里总有些对不起他。
家里所有人,大姐,明台,甚至阿香,都以为大哥不会做饭。然而事实上,别的不说,平时最基本的家常炒菜和汤羹,大哥都做的不错。



只一点,他做菜放姜。

姜丝还好,我可以挑出来不吃,但有一次我看着那些沾了姜末的青菜,实在无法坐视不理。
从那之后大哥进我家厨房,除了煮姜汤,就没再干过什么正经事。
所以“大哥不会做饭”这名声,归根结底还是赖我。
大哥这些年除了姜汤,还给我熬过一次粥。



那年倒春寒特厉害,天气很怪,明明前一天还十几度的气温,一夜之间就又飘起雪来。
我穿着前面因为升温换上的轻薄春装,被雨夹雪狠狠冻了个透,第二天居然昏昏沉沉连床都起不来。
好容易等到有胃口吃些东西,却听到大哥说要熬粥给我喝。
那次确实是近几年来我病得最重的一次,想来也着实叫大哥担心了好一阵子。
大哥离开卧室的时候我拉住他的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许是因为那个云开雪霁的下午有着我许久未见的,那样明媚的阳光,把大哥宽厚踏实的手掌镀成了温暖的颜色。
大哥转过身,手腕翻转将我的手焐进掌心,“怎么了?还很难受吗?”他在床边坐好,空出的一只手探向我的额头。
我没有回答,只是起身抱住他的腰,整个人陷进大哥怀里。



只要这样,无论如何都不会难受的。
“今天太阳真好,我想去外面沙发上。”
那里有一整面朝阳的落地窗,阳光洒在身上不知有多暖。
还有,在那里一转头就能看到厨房,和厨房里面熬粥的人。
我被大哥裹在被子里扶进窗边的沙发,阳光同我想象中一样,懒懒地洒进屋子,在我的被子上烙下斑驳的光影图画。我在那阳光里渐渐睡去,又被厨房传来的微弱响动叫醒,我转头去看,那里站着我身穿柔软睡衣的慵懒爱人,煮着一碗青菜粥。



你喜欢吃姜吗?
总之我不喜欢,那种味道实在太奇怪了。
可我有一个喜欢喂我吃姜的大哥,有次我生病,他竟在青菜粥里掺了姜末喂给我驱寒。
我想不爱吃姜的人一定能懂,我这碗粥吃的有多不爽。
之所以乖乖吃下那碗粥,完全是因为大哥温声劝我喝粥的样子,比窗前晒过一整个下午的被子还要暖,温吞地将我攻陷。
我不得不心甘投降。

FIN.

评论(38)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