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碟儿咸盐

明氏调味品有限公司荣誉出品

【楼诚】冬天就是要热牛奶,大围巾还有抱抱 (上)

 

现代AU小日常,三发完。我这里的湖已经冻上好久了,冷冷冷冷!想要大哥和阿诚哥的抱抱!

 

 

在明楼和明诚的认知里,有热牛奶,大围巾和抱抱的冬天才是真正的冬天。

 

过了三十岁的明诚突然开始喜欢奶茶粉,五花八门买一堆,把家里办公室里的抽屉塞得满满的。明楼对此嗤之以鼻:“你怎么突然爱喝这些小孩子家喜欢的东西了?”话虽如此,明教授每每看到明老师兴致勃勃地逛超市刷淘宝,然后像屯粮的仓鼠一样把心头好装进抽屉时,心脏都会被这只嗜甜的可爱仓鼠挠到酥痒。

 

 

面对明教授的吐槽,明老师相当淡定。他面不改色地整理抽屉,把奶茶们按照口味类型分门别类放整齐,“大哥你不到二十就捧着老干部专用玻璃杯喝无奶无糖的热茶,自然不会懂小孩子的乐趣”。说完,明诚合上抽屉走进厨房,不多时端着两杯原味热牛奶出来,一杯塞进明楼手里,一杯给自己。

 

 

他挨着明楼坐下,轻轻凑过去瞧明楼腿上的笔记本,“看论文呢?”明楼闻着明诚张嘴说话带出的淡淡奶香,既温暖又熟悉,他舒服地点点头。

 

 

“嗯,这孩子写得不错,上学期上完我的课还跟着我做了个项目。”

 

 

“呦,明老师对小姑娘印象很深嘛。”

 

 

“优秀的人当然容易被记住。”语毕就见明教授顺手给小姑娘的论文打了59分。

 

 

“还教授呢,这么幼稚!”明老师翻个白眼表示懒得理他,“把分数改过来快点喝奶睡觉。”

 

 

“别忘了洗杯子。”

 

 

明老师的身影消失在卧室门后,明教授收回视线,把小姑娘的论文分数改成95,合上笔记本发现一只刚刚装过热牛奶的空杯子正站在茶几上死命盯着自己。明教授喝光牛奶,认命地端起两只空杯子进了厨房。

 

 

睡前一杯热牛奶一直是明家雷打不动的习惯,明镜明楼的习惯被父母养成,明台的习惯被明镜养成,许多年来非常顺利,没料想后来到明诚这儿卡了壳。

 

 

明诚被明楼接回家的第一个晚上,阿香照例一人给热一杯牛奶。明楼端了两杯进自己房间,一杯搁床头,再拉着明诚细瘦的手仔细看他端好另一杯。明楼并不急着喝自己那份牛奶,而是坐在床边温声对明诚解释:“咱们家每个人睡前都要喝一杯热牛奶的,对睡眠有好处。”

 

 

明诚往杯子跟前凑了凑,闻到牛奶味悄悄皱眉,而后退回原位。明诚记忆中从没有过喝牛奶的经历,陌生的气味刺激着他的嗅觉,他并不喜欢这种奇怪的味道,甚至有些想要干呕,可明楼一句“咱们家”,又让他有种把牛奶一饮而尽的冲动。

 

 

明楼看出小孩子的犹豫,想是从没喝过牛奶现下不习惯,心间一酸,“先小口小口地喝,喝几口就习惯了,牛奶很香的。”明诚将信将疑地看进明楼的双眼,试图从中找寻不存在的哄骗,半晌懊恼地发现,自己对于眼前这个刚刚成为哥哥的人,除了无缘由的信任和依赖,竟找不出一丝其他情感。

 

 

依明楼的话,他小心地将杯子移至嘴边喝下一小口,喝前还在心中给自己打了打气。明楼好笑地看着可爱的小孩儿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喝牛奶,又欢喜又心疼。明诚喝一小口牛奶,发现这杯白色液体并没有自己料想中那样难以下咽,稍稍放开了胆子喝下第二口,第三口。

 

 

喝到第四口,明诚突然抑制不住从胃袋翻涌至喉间的不适,一口牛奶悉数吐到衣服上,而后开始干呕,甚至来不及翻身下床。

 

 

毫无养娃经验的明楼自是心下大惊,手忙脚乱地将明诚带下床给人拍背,中间险些打翻明诚手中紧紧攥着的牛奶杯。那晚明楼久久注视明诚并不安稳的睡颜,眼前尽是小孩睡前对他讲哥哥,对不起时胆怯而羞愧的小脸。

 

 

其实阿诚不喝牛奶也是不要紧的吧?明镜一听这话就急了,明楼赶紧把明诚第一次喝牛奶的情形讲给大姐,明镜听完又忍不住要抹眼泪。思及明诚那一看就知缺少营养的小身板,姐弟俩一合计,牛奶一定是要喝的,不过必须慢慢来。

 

 

当天晚上明诚的热牛奶被换成一杯奶味淡些的甜甜豆奶,明楼胆战心惊地盯着明诚小口喝完,好在明诚面对豆奶粉没有再犯恶心,乖乖喝完,刷牙睡觉。

 

 

对豆奶适应良好的明诚着实让明楼松了口气,他看到明诚每晚睡前的豆奶越喝越快,便把豆奶换成加糖或是加蜂蜜的甜牛奶,过段时间再换原味牛奶。足足一年,明诚才在明楼小心翼翼的苦心下习惯了喝牛奶。

 

 

几天前明诚还提起这段往事,那时他捧着一杯热腾腾的奶茶窝在沙发里,明楼坐在一边翘着脚看书,面前茶几上搁着才被明老师添过热水的茶杯。明诚微眯双目,懒懒看向明楼,“你说我那时候为什么会觉得牛奶有股怪味呢?明明是那么好喝的东西,冬天喝一杯连心尖尖都给暖化了。”

 

 

“那是因为你没喝过我喂的牛奶。”

 

 

明诚使劲撇嘴也压不下上扬的嘴角,脸部肌肉自己跟自己较劲的样子看上去有些滑稽,“明教授您今年贵庚呀,这么没羞没臊的。”

 

 

被自家弟弟批评的明教授放下手中的书,抬头却见明诚戏谑眯眼,嘴角微扬的样子,家里暖气开得足,红扑扑的脸上挂这样一副表情,倒像是喝奶茶喝醉了。明教授忍不住靠向小醉猫一样的明老师,捏着下巴吧唧就是一口,亲完也不放手,擒着下巴尖儿就是一通晃。

 

 

明教授晃完明老师的下巴尖儿一脸嫌弃地摇摇头,“小孩儿,太甜。”

 

 

明老师也不恼,凑到明教授耳边,“我记得上次体检大哥你三高里面就差个血糖高了”。明老师挪挪位置,满意地看到自家大哥撇嘴挑眉的模样,菱形唇线上写满了没大没小,欠收拾的字眼,看样子马上就要脱口而出。

 

 

“那我来帮一帮大哥,这样下次体检就能达成三高成就了。”说完,明老师的舌尖缠上了明教授的唇,把整肃家风的话堵得一干二净。

 

 

啊,冬天果然要有热牛奶才完整。

 

TBC

评论(17)

热度(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