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碟儿咸盐

明氏调味品有限公司荣誉出品

【庄季】风暴中心 05

前文:4
  05. 她走了,你可知错?

  位于霖市中心城区的一处老式居民楼发现一具女尸。死者名叫林秋媛,与丈夫高聪经营一家便利店。十月十一日下午五点半左右,林秋媛被取蛋糕归来的丈夫发现死于家中厨房,左腹剖开,胃部暴露在外,死相凄惨。

 

--------------------------------------------------

 

  季白十二日晚一下飞机就直接赶到局里。车子在警局门口停下时,赵寒正靠在门口抽烟,眉头紧锁,似是注意不到季白这边的动静——看来这次又遇到硬骨头了。季白快步走到赵寒身边,打趣道:“你这是专门站门口迎接我呢?”

  “嘶......三哥你吓死我了!可不是在迎接你么,听说领导回来了当然要特地恭候了。”赵寒也不愧是老刑警,稍一回神便与季白贫起嘴来。

  季白见赵寒还有心情插科打诨,路上一直悬着的心稍稍放下了一些,马上回到平日里怼天怼地的模样:“得了吧,我看你是智商不够卡壳了。怎么样?又被许栩碾压了吧?”

  赵寒掐灭手中的烟,跟在季白身后进了门。

 
  刑警队的会议室照常灯火通明,季白一一回应了队员的寒暄,这才看清赵寒眼中被方才昏暗光线隐藏的血丝。不止赵寒,几乎全队都是这样,双目通红疲倦,满面油光。甚至连许栩姚檬两个惯会注意形象的大姑娘都顾不上洗把脸,紧紧盯着满满当当的白板,一筹莫展。看样子从案发之后便没再休息过。

 

  许栩挂着一双巨大的黑眼圈将一叠材料递到季白面前:“师父,这个案子还有几处疑点我们没有想明白,你先看一下目前为止的调查记录。”

 
季白一边翻看一边问:“物证呢?带我去看物证。”

  整个案件看上去与任何一起普通的凶杀案并无不同,一对再平凡不过的夫妻,再平凡不过的工作,突如其来的遇害,随后而来的是对死者的调查、秘密的曝光、亲人的崩溃,最后找到凶手。然而季白知道这次不同,否则自己不会在季司令病重的情况下被如此紧急地叫回霖市。

  事实证明确实如此。

 
  事发的小区是上世纪本地一家著名国有企业的宿舍区,几十年下来,房子早已破败不堪,居民构成也多以外来租户和二手房住户为主。除此之外就只剩过去企业的退休老职工和从父母手上继承房产的职工后代。高聪的父母都是这家企业的老职工,街坊四邻本就熟悉他,再加上高聪幼时得过小儿麻痹,落下残疾,因此调查中这处居民区的几乎所有原住民都表示认识高聪。而高聪本身背景干净没有案底,当天傍晚蛋糕店的监控和店里职员也都能够为他提供确切的不在场证明。

 
  问题出在对林秋媛的调查上。

 
  据熟悉高聪夫妇的朋友说,林秋媛并不是霖市市区人,她称自己是距城区几十公里外的霖山县人,父母早逝,从小在霖山县孤儿院长大,因在家乡无亲无故,索性到城里闯生活。然而即便林秋媛的身份证等证件都显示她是霖山县人,白天刑警队前往霖山取证时却并没有在孤儿院找到林秋媛的信息。孤儿院上一任老院长看到林秋媛照片时,叫的是另一个名字:林姗。

 

 老院长在提到林姗这个名字时表情几不可见地动摇了一下,随后在赵寒等人的追问下说出了实情——林姗过去是噜哥团伙的一员。

  噜哥比林秋媛大几岁,同样在霖山孤儿院长大。十几年前,刚成年不久的噜哥带着林秋媛和其他几个信得过的人离开孤儿院闯荡,直到半年多前噜哥落网,老院长才知道当年的“闯荡”竟是这般含义。

 
  季白的脸色在看到噜哥这个名字后急转直下,失去血色。那是一种标志,往日噩梦重袭的标志。他没有做出人们受到冲击时惯常会有的提气动作,反而是从胸腔中深深吐出一口气,整个人仿佛放松下来,又好似一声叹息。他像是在说,又是你啊。或是,终于来了。

 
  许栩知道季白的精神状态在噜哥案结束后一直都不算太好,即使他表现在外的一面毫无异常。那场对峙的具体状况除了季白外的其他人只能从案件的文书报告中得以窥见一二,但这足以令许栩这样的心理专家得出结论。在她的推断中,季白很有可能患有轻微的PTSD,脆弱,焦虑,噩梦,也许还会出现失眠。

 

其实不止是季白,对于整个刑警队上下,噜哥案依旧是所有人的梦魇。所以林秋媛的身份一经查出,便再没有人敢懈怠,出现了第一条漏网之鱼,就难保没有第二条和第三条。对很多人来说,噜哥都是他们职业生涯中遇到的最丧心病狂的女人,他们无法想象,曾经臣服于她的人若是逍遥法外,究竟会有怎样的后果。

 
  季白待眼前的事物重新清晰后,缓慢地放下手中的记录,瞥见自己细微颤抖的右手时,自嘲般地笑了笑。一个沾血的小玻璃瓶在证物中相当乍眼,季白随手指着问身边的许栩:“这是什么?”

 

  许栩皱了眉,欲言又止:“这是...尸检时从死者胃里取出的,里面装了一张纸条...”

 

  “纸条内容?”

 
许栩指向写在白板右上角的一行字:“她走了,你可知错?”

评论(4)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