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碟儿咸盐

明氏调味品有限公司荣誉出品

【庄季】风暴中心 03

前文:2
  03.我们扯平了

  新市是标准的北方城市,气候四季分明,可春秋两季总是短。大部分刚刚迁来新市的南方人都会暗叫不习惯,明明感觉上星期还在穿短袖,这周就凉得人缩手缩脚不愿出门。近来的气温还是高,但已不像三伏天那样叫人连门都出不得,早晚更是带了凉意,舒适的很。

  这天阳光很好,新市难得有这样晴朗清澈的蓝蓝天空,身体条件允许的病患趁着丁达尔效应还没有长期统治城市,纷纷走出病房沐浴阳光。

  季白站在空无一人的医院天台上,对着充当烟灰缸的小铁盒发呆,燃在指尖的香烟攒了长长的烟灰,摇摇欲坠。身侧响起推门的吱呀声,季白闻声望去,是发小陈绍聪。

  他重新将目光放回几个街区外摩天大楼的尖顶,那截烟灰因为他的动作终于支撑不住,从烟上掉落。待陈绍聪走至身边,季白将手里的烟盒向旁边递了递,陈绍聪见状忙说:“杨羽管的严,戒了有一阵了。”接着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甜蜜的负担当如这般。

  邀烟被拒并吃了一嘴狗粮的季白也不恼,表情没有丝毫变化,平静地收回烟盒。

  方才的会诊结束后,一行人去病房看了季老爷子的情况后,季白让父母回家休息,自己留下和医院护工一起照顾爷爷。老爷子病得食欲不振,午饭吃了几口便不愿再动,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季白坐在边上看着印象里总是矍铄的老人脸色蜡黄身形消瘦的样子,终究是心绪难平,跟护工打了招呼出门透气。

  两人沉默良久,各自望着远处的建筑,看不出在想什么。沉默向来跟陈绍聪绝缘,尤其是他与季白在一起时,哪怕许久不见,从事着不同的工作,见面还是有说不完的话和开不完的玩笑。可两人从小一起长大,默契让他们之间连沉默都是舒服的状态。陈绍聪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撕开了这种沉默,格外乍耳。

  “怎么了,老庄?”

  “我在天台上呢。”

  “没跟杨羽一起,跟我三哥在一起呢。”

  “哦,就是季白,季司令的孙子,你们应该刚刚才见过的……”

  “喂?喂?老庄!”陈绍聪一头雾水挂了电话:这又抽的什么风!
 

  “是庄恕大夫?你们很熟?”

  “算是吧。他刚回国需要找人合租,现在住我那里。”季白点头表示了解,复又沉默。
 

  “三哥你放心吧,老庄这人平时虽然有点拿着端着,但他医术绝对没问题,那可是他们专业里的大神级人物啊,我还从来没见过杨主任对谁这么上心呢……”

  正说着,天台上的门被人砰得撞开,随后是皮鞋急促蹋在地上的脚步声。庄恕飞快地冲到季白身后双手紧紧抱住他的腰把人往回拖,嘴里不停地念叨:“季队长你年纪轻轻不要……啊!”

 
  终结庄恕大夫难缠嘴炮的不是偶像剧里的吻,是季队长的擒拿。

 

 

  季白在感到有人抱住自己的瞬间条件反射般地拿出了执行任务时的速度和力道,将身后人钳制在地。傻了眼的陈绍聪呆愣了两秒,马上冲上前去解救同样傻了眼的庄恕。季白在庄恕被扶起来后也傻了眼:“庄大夫?刚刚真的不好意思,您没伤着吧?”

  庄恕揉着自己刚刚被反压在身后的胳膊,缓慢活动了关节才道:“没什么事,多亏陈绍聪反应快。只要季队长没动傻念头,我被按在地上也值了。”

  上午庄恕没有手术,从季老爷子病房出来顺便去看了几位比较危重的病人后便回了办公室制定手术方案。等到觉得有些饿了,打电话给陈绍聪约他一起吃午饭,听到他说季白在天台,庄恕眼前突然冲进方才季白眉眼间明显的沉重与悲伤,连再见都来不及说就奔向天台。

  天台的景象跟庄恕想象中相差无几,季白身形挺拔站在天台边上,双目放空定于远处,英挺的浓眉深深蹙在一起,留下孤单严肃的侧影。庄恕只觉得心跳一滞,本能地朝季白跑去。

  “你刚刚是觉得,我想跳楼?”看着季白明显被冒犯的表情,庄恕也意识到自己这是搞了个天大的乌龙,顿觉有些尴尬,却也不得不承认道:“是…不过现在看来是我误会了,对不起啊季队长。”

  “不必不必,说起来我之前害庄大夫乱停车,还欠你一句对不起呢,我们这也算是扯平了。要是庄大夫实在感到冒犯我应当赔罪,不如请我吃顿饭吧。不过地点要你来定,我常年在外地工作,难得回新市,对这周围不是很熟悉。”

  明明两次都是季白的失误,就算看在庄恕是自己爷爷主治大夫的份上也应当是季白请吃这顿饭。近两天因为停车风波口碑大跌还拖着酸软双臂的庄恕大夫心里虽然明镜似的,但看着面前季白正义凛然到不容拒绝的神情,还是鬼使神差地点了头:

  “饭自然是要请的,可我也是刚回国,不如地点就让陈绍聪定吧。”

  陈绍聪看着二人你来我往,礼数滴水不漏,又透着一种稍微超出他们关系的亲近,一时间竟插不上嘴。此时被突然点名,也只得顺了庄恕的话头:“哦,医院附近有家粤菜馆不错,三哥你肯定喜欢!咱就去那吧。”

  三人从天台上下来,季白踩在地面上又抬头看天,就算这次没有宽广的视野,阳光还是明媚到刺眼,天空还是洗过一样的蓝,不同的是那人的双手仿佛还牢牢箍在自己腰间,灼伤了皮肤也灼伤了早已坚不可破的心防。季白突然觉得自己的生活就像这新市的天空一样,就算往后注定阴霾笼罩,此刻也还是觉得安好。

  如此甚好。

评论(3)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