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碟儿咸盐

明氏调味品有限公司荣誉出品

【凌李】醉过方知酒浓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爱过

凌李就是适合发糖啊!哪怕是这么悲的关键词(♡˙︶˙♡)

--------------------------------------------------

“我能问最后一个问题吗?”

“爱过。”

影视墙上挂着的曲面电视里,男女主角说着催泪对白。

李熏然紧了紧身上软乎乎的小毛毯,把自己更深地蹭进凌远怀里,乱糟糟的小卷毛拱了拱凌远下巴:“老凌,你有这样的前任么?”

“哪样的?矫情的?”凌远剥着坚果壳一脸淡定地反问李熏然。

“不是,是那种担得起爱过这两个字的前任。”

嗯?这么认真?

凌远本以为小孩只是觉得电影无聊了,跟他说说话抵抗困意,这是,要跟自己探讨爱情问题?

“有。我的前女友,林念初。”

凌远倾身放好坚果盒,搂过李熏然,把玩他修长有力的手指。

“我想除了薄情的人和热衷游戏爱情的人,所有处在热恋中的人都是爱着自己恋人的。起码他们自己觉得那就是爱。”

爱情是没有定义的,千人千面,不可评分,不可量化,因此爱是这世界上最复杂的情感。

“我们恋爱的时候我真的很爱她,愿意为她做饭,陪她逛街,帮她吹头发,喜欢她的所有样子,最爱跟她一起醒来看朝阳的颜色,一起在黑暗中入眠。这样应该算爱过吧?”

“当然算,除了逛街那一条,其他的代入我身上也都成立啊。”

凌远看着李熏然偷偷撅起小弧度的唇,眼里带了笑意。傻然然以为自己听不出那点小心思,连吃醋都要偷着吃——这么死要面子,正好包了饺子蘸醋吃。

李熏然是第一次听凌远提起林念初,之前自己出任务负伤,在医院听到韦三牛说上一次见凌院长对谁这么上心还是他和林念初谈恋爱那会儿。李熏然想象不出他家老凌和其他人谈恋爱的样子,旁敲侧击了好多次都被韦三牛以扣工资为由拒绝了,直到今晚,天时地利人和,李熏然终于就着台词问出前任这种尴尬的问题。

“我当时确实觉得自己很爱她,可是后来遇到了你。我从前以为给爱人亲手做饭是爱,可我没想过我会在爱人故意弄乱菜码的时候索吻制止他。我以前以为爱一个人代表爱她的所有样子,可我没想过我会看着爱人吃饭的样子笑得像傻瓜。我从前以为爱人受伤会让我痛苦悲伤,可我没想过我会在爱人命悬一线的时候听不到自己的心跳。我从前想不到自己可以给一个人这么多爱,就像谢尔顿遇到艾米之前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可以不给零钱消毒,与一个人同居,共用一个牙刷桶。”

“我爱过林念初,只不过那是自以为是的爱,那不是凌远真正爱一个人的样子。”

爱过,只是不再爱了。

因为醉过方知酒浓,爱过方知情重。

总有一个人会刷新你对爱情的认知,解一道数学压轴题:求个体恋爱中的甜度极值及取得极值的自变量个体。

那个个体可能就是真爱吧。

哦,定义域不仅限于人类,你看,凌远这道题的答案是只小狮子呢。

Fin.

评论(7)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