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碟儿咸盐

明氏调味品有限公司荣誉出品

【杜方】情人节会有好事发生


垂死课中惊坐起!!一定要对得起我的俩好哥哥白色情人节前夕狂洒糖!依然可以随时表演爆哭!!! @楼诚深夜60分 :好运来   你们还记得那个被称作毛肚的博主么(:з」∠)_

——————————————————————————
毛肚没有大肚子        2018/3/14  3:18

小方格失眠了。昨晚上我出去跟战友聚餐没陪他吃饭,他那个卷毛表弟就约他看电影去了,顺便带着方格拔草了一家网红奶茶店,谁知道那奶茶里到底加了什么东西,比猫薄荷还管用,精神得小方直到我回家还没睡着,挂着大眼袋坐沙发上发呆。

我去聚餐喝了不少酒,倒也没醉,就是脚下飘飘忽忽没个轻重。方格看我进门,甚至等不及我把门关严实,光着脚啪嗒啪嗒跑过来,把我撞得一个站不稳往后退了两步。我抓紧方格的腰,扶着鞋柜才勉强站直。

他抬头看我,一脸睡眠不良:“张嘴!”
方格那样子有趣极了,困得像只小奶猫,又极力瞪大眼睛想要震慑我,我只能稍微张开嘴,方格皱着鼻子嗅了嗅,小奶猫不见了,我怀里抱着的瞬间变成大金毛。
闻过之后他好像不太满意,“你这是喝了多少啊?我看你是又跟我哥玩疯了吧!”
我压根不敢告诉方格,他哥差点连餐厅门都走不出去,藏獒那小子归根结底酒量忒差。

我惦记小方格还光着脚,没回他的话,揽着他回卧室把人包进被子里,路上我故意朝他哈了口气,那人给了我一胳膊肘,低着头还以为我没看见他在那暗搓搓地笑。
啧,我男人咋就这么招人稀罕!我让他在床上躺一会,我去厨房热牛奶,临走前实在没忍住往方格嘴上嘬了一口。

其实我没敢告诉方格,晚上吃饭的时候他哥给我介绍对象来着。
我是先跟小方他哥认识,才认识的小方。第一次见面他才上高中,他哥跟我已经当了四五年兵。和平年代没机会做那种过命的兄弟,但那也是一起挨过罚受过赏的交情。
我复员以后跟小方格好上,在他公司附近找了工作,顺理成章地搬去和方格住一起,他哥特放心,说你俩在一块好好吃饭,老肚你替我在方格身边好好照顾他。

原本我还觉得这是个好事。要说我跟方格在一起需要克服的最大障碍,他哥和我兄弟一定牢牢占据前两名。可人家从头到尾就没往这方面想过,他这份单纯刚开始确实挺方便,我跟方格不论干什么都不太会怀疑。日子长了,他哥愣是啥都没看出来,反而上赶着操心他兄弟我的终身大事来了。

这就有点麻烦了。吃饭的时候他揽着我肩膀说,老肚啊,我跟我老婆结婚的时候撮合你跟那个伴娘,你那时候说才三十,不着急。眼看我跟我老婆就要七年之痒,孩子都生了一双了,你可不能说还不着急吧?
他哥替我相中了个对象,叫马秀芹,饭桌上就开始跟我约时间,说什么明天白色情人节,你小子能让人家大美女相中运气多好啊,赶紧约出来见见。那架势恨不得马上打包把我塞到礼堂结婚去。
我支支吾吾地想,我倒是想告诉你我对象是你弟,可我这脑袋还得要啊,喝了一晚上,酒瓶子堆了一地,连凶器都不用费心找。

我把牛奶热好喂给方格喝,掖掖被角揉揉头毛,在他乖巧的注视下拿起床头放的那本《大江东去》,书签是一瓣红玫瑰,方格用我情人节送他的鲜花做的。
我顺着上次看的地方给他念,正读到一段主人公和妻子的互动,他把妻子称作小猫,新婚夫妻极尽宠溺。我读着从前发生在二八自行车大梁上的腻歪桥段,等待我的大猫缓缓合上他那一双勾魂的圆眼。

方格以前说过,小时候参加一个比赛,前天晚上太紧张睡不着,折腾到十二点多跑去找妈妈,她当时就是用念书把方格哄睡的。我想阿姨走了之后,小方格就算再睡不着,也不会有人给他念书哄他睡了,他那时候那么小,没了母亲又该怎样度过悲伤的夜呢?
我不愿想,只能在他每次睡不着的时候念书给他听。

我的大猫终于睡着了,白色情人节的第一分钟,我牵着方格的一只手,看他在我念出的文字中昏昏欲睡,也挺浪漫的吧?不过他醒之前这篇肯定得删,他要是知道我撞了这么大个桃花运,指不定怎么收拾我呢。
———————————————————————

毛肚没有大肚子        2018/3/15  0:24

那个,各位…我跟方格子,貌似在他哥面前出柜成功了?
没有持久战,没有关禁闭,没有阳台会,此刻方格就坐在我旁边,跟我一样觉得不可思议。
事情是这样的,白情这天早上我起的挺早,看方格还睡着就去冲了个澡。我那老兄偏偏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通知相亲地点,方格接了个正着。

方格捏着我的手机在餐桌旁等我,劈头就是一句,“我哥给你介绍对象了?你居然还答应了!”
“啊…我…”
“你脑子坏掉了吧!干嘛不拒绝?”
“哦,我应该冲上去跟你哥说我对象就是你弟弟,我俩蜜里调油夜夜笙歌已经两年多了我对他死心塌地所以绝对不会相亲的,这样你觉得你还能见到我?”
“扯个谎应付一下总行吧?”
“啧,小祖宗啊,我喝上酒要是会扯谎的话咱俩到现在都不可能在一起!”
“行,那你去吧,我哥说了,晚上七点,就你们昨天吃饭那条街上的西餐厅。”方格把手机往我怀里一塞,“他说你小子撞了大运了,叫你好,好,表,现!”说完钻进卧室换衣服,把门摔得震天响。

仗打到这个份上,已然是大势已去,我只能缴械投降。
午休时间我把方格他哥俩约到一起,一次性把我和方格的那些事全都秃噜干净了。
我兄弟简直蒙了,半天才喃喃吐出一声“我操!”
“你他妈是我最好的兄弟!”
话音刚落,隔壁桌大哥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一曲欢快明亮的《好运来》,与此刻喜庆的氛围格外适合。

我兄弟翻着跟我对象几乎一模一样的大眼睛,恨不得把眼白整个掏出来拍我身上,“操,你们俩跟我出来!”
店外不远有条小巷子,我那兄弟一拐进去就回身给了我一拳。当过兵的人,结结实实打一拳绝对不是开玩笑的,我整个脑袋都在嗡嗡作响。
方格一下急了,冲上去按住他哥,“哥你干嘛呢!”
我捂着嘴角看向今早还在跟我置气摔门的人,方格那个担心的眼神我真的怎么都看不够,甚至想为了这个多挨他哥几拳。

“小方你松开我”,方格红着眼睛瞪他哥。
“你松开,我不打他了。”
方格松手的瞬间那滚蛋竟然挥着拳头朝他弟弟招呼上了,我耳边轰的一声,什么也听不见了。
我拽过方格死死搂进怀里,他现在跟我一样,有着红肿的嘴角。
“我操,你犯什么病呢!这可是你亲弟弟!”
“你他妈还知道这是我弟弟!”
说实话,听到我兄弟这么讲,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心里有些对不起他,甚至心疼他。

“老方,我对不起你。我抱歉的是我俩给你的冲击和背叛感,但我永远不会为爱上方格感到抱歉。”
我以为我兄弟会一直沉默下去,像个雕塑一样,但他没有。
“老肚,说真的,如果我提前知道方格有朝一日会把一个男人带到我面前,我会庆幸他带的人是你。但你俩,你俩得让我缓缓。”
分开前我兄弟对我俩说,“你们给我好好记住这两拳,要让我知道你俩吵架,就不是揍两拳那么简单了。”


我和方格看着他哥离去的背影,都有些反应不过来,站在原地傻乎乎地对视半天,我的方格子终于回神,笑着亲上我。
白色情人节的第十二小时零一分钟,方格在我们的亲吻中环上我的脖子。
现在我信了,餐厅里那大哥的《好运来》真的是有实质内涵的,情人节真的会有好事发生。

FIN.

————————————————

本狗没有退坑,只是忙(:з」∠)_
但是有句话说得好啊,不管有钱没钱,不管你有多忙,过年总是要回家的
我圈过年,大家张嘴吃糖~

评论(18)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