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碟儿咸盐

明氏调味品有限公司荣誉出品

【程周】那天钝痛的牙床和钝痛的心

程周试个水!卡文卡到脑壳痛……

0.
当我开始心疼他的时候,
我就知道我栽了。

1.
程皓进*车*管*所*的时候刚好上午十点。
他的车回国不久就让罗玥这冤家给怼到路上,于是程老板不得不借职务之便,专门挑工作日上午处理事故,想着能少排会儿队。不料想前面办事的那位司机不知碰上什么事,左等右等半天不见好。
程皓挺郁闷,怎么自从在比利时遇上罗玥那冤家,不光局子对自己不友好,现在连*车*管*所*也要来凑一脚。
他从手机屏幕上抬起头,前面的男人裹在一件洗到发旧的外套里,上身前倾,留给他个剃着圆寸的后脑勺。

“同志!哎,同志您好!”半天空无一人的台子后边终于走过一位工作人员,圆寸像见了救星似的慌忙叫住,“同志,我那*监*控*…还要调多久啊?”
“啧,不是跟您说了等着吗!”
“是是,可我还赶着出车呢,您看——”圆寸的身体又往前倾了一点,话没说完就让人家打住了。
“您要的这*监*控*啊,正好赶上晚高峰,车流量大,您又是辆出租车,长得都一样不好找,再等等吧啊!”
程皓听着这声挺熟,略微侧身一看,别说,真碰上熟人了。

“王昊!”程顾问边叫边走上前。
“哎呀程老师!”小伙子立马把圆寸扔到一边凑过去,“没想到能在这碰见您!您是来——”
“哦,我车叫人追尾了,来处理一下。怎么样,最近跟媳妇儿日子过得还好吧?”
“好着呢程老师,当初多亏您帮我。”
“你可千万别客气”程皓一脸真诚揶揄曾经的客户,“我要早知道你平时在单位是一这么会打官腔的人,当初我说什么也不会帮着你祸祸人家姑娘。”
面对突然严肃起来的程皓,小伙子有些慌神,“别,程老师,我不......我马上去问,对不住啊程老师!”
“哎哎哎!回来!你是该给我道歉吗?”
小伙子看着程皓一愣神,马上往旁边跨一步,对着圆寸弯身点头,“抱歉让您久等啊!”转身一溜小跑往*监*控*室去了。

“谢谢。”
程皓转头正好对上圆寸疲惫感激的双眼,他这才开始仔细看眼前这位的哥,和他圆寸底下的那双圆眼睛。
程皓善于观察人,也见过许多双眼睛。好多人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程皓觉得,圆寸的哥这双造物主精雕细琢,本该美到不可方物的眼睛,此刻就像一间大门紧锁的储藏室。它的主人藏了太多故事在里面,又用伪装紧紧锁住,不肯示人。 可就算这样,它依然足以摄住程皓的一魂半魄。
程皓眨眨眼睛,对着那间美丽的储藏室露出微笑,“嗨,甭客气!”

2.
程皓走出*车*管*所*大门,抬眼就见正前方十几米远处,那个令人过目不忘的背影。程皓这才看清他罩在一身旧衣下的瘦长身形,和宽大牛仔裤也遮掩不住的两条长腿。
圆寸后背挺直迈着疾步,目不斜视地走到一辆出租前面停下,手伸进裤子口袋摸出钥匙,静默半晌突然抬脚踹在车轮上。
身后的程皓跟着停下脚步,站在原地看他发泄。圆寸踹过一脚也不上车,直直站在车前喘粗气,程皓看到他紧攥的拳头,依然选择观望。
果不其然,圆寸喘了几口,马上飞起一脚踹向轮胎,这次他没再停下,紧跟着又是好几下。程皓见他终于踹够,改叉着腰叹气的时候,才慢慢走上前去。

“走不走,师傅?”
周凯转身,迎上一张笑脸,是刚才大厅里帮忙的那位。周凯觉得这人挺有意思,一口熟练的京片子外加一身精致西装,说话又欠,从头到脚写满玩世不恭声色犬马,却偏偏生得一把浑厚稳重的声音,说起话来让人不得不信服。
吊儿郎当的人周凯见过太多,那些人用不怀好意的调笑掩饰自卑与恐惧。然而程皓不一样。他戏谑的来源是自信,是胸有成竹,一眼看破内心,那份通透闪得周凯眼睛疼。
“走,上车!”
程皓没有看到,周凯弯身上车时勾起的嘴角。

“去哪儿啊,老师?”
一句“老师”把程皓弄得有点懵,赶紧报上诊所地址。
“嗨,不用叫我老师,刚才那是我一客户,叫习惯了。”
周凯了然,似是有些懊恼,“我这…在老家呆久了,改不过来——我们那好管别人叫老师。”
“您是——”
“哦,我是琴岛人。”
程皓敏锐地发现圆寸的哥不自然的表情,立马话锋一变:“我呀,不是老师,平时本职工作是牙医,跟一哥们儿合伙开诊所,副业呢,给别人当恋爱顾问,刚才*车*管*所*那小子的媳妇儿就是我帮他追到手的。”
程皓这一套介绍下来,却见周凯只是认真听着,丝毫没有说话的意思,于是继续道,“师傅您今天去*车*管*所*,是出什么事了吗?”
本来周凯听程皓在身边叨叨自己那复杂的斜杠头衔听得挺舒服,谁知他突然来这么一下,打得周凯措手不及。
一来他本就不是个话多的人,出狱以后更甚;二来,开出租这些日子,周凯渐渐明白,那些话多的乘客,很多时候是把他的出租当做免费树洞的,他只要闭嘴听着,时不时给点反应就已经足够。

距离诊所还有最后一个路口的时候,车子被红灯拦在路上。
周凯转头看程皓,那人也正看着自己等回应。周凯无法,只得开口,“之前莫名其妙收到一张罚单,我怀疑这车被套牌了,所以去*车*管*所*找*监*控*看看。”
程皓听完,终于知道圆寸的火气从何而起。这一张罚单开下去,扣分罚钱,辛辛苦苦一整天白干了不说,还得去*车*管*所*那地方看人白眼,出来踹轮胎这都算轻的。

临下车前,周凯表示,既然今天程医生在*车*管*所*帮了我,这一趟说什么也算我请的,不肯要车钱。程皓攥着钱的手被周凯推开,他从西装内兜掏出两张名片,包进钞票里,转手塞在副驾驶那边的司机介绍牌下面,“周师傅,您以后不论牙疼还是恋爱不顺,都尽管来找我。最重要的是,您再碰上今天这种被孙子膈应的事,千万别憋着,给我打电话说道说道。的哥挣钱不容易,总踹轮胎,哪天坏了这钱还是您出,不划算,您就找我这免费树洞,省钱。”
程皓说完马上开门下车,丢给周凯一句张扬浑厚的“回见”。

周凯拿过那叠钞票,露出里面的名片,一张正经一些的,规规矩矩写着程皓的名字电话,另一张只印了个微博名:别拿暗恋当饭吃。周凯轻笑,将名片收进上衣口袋,脚下油门一踩,出租车汇入拥挤的车流。

程皓。

3.
程皓当然知道周凯不会打电话给他,却又抑制不住递出名片后的心焦。
他忍不住笑自己,你究竟在期待些什么?
那次机缘巧合坐过周凯的车后,程皓大部分时间是把这位圆寸的哥给忘了的。
大部分时间。
除了夜深人静回到家,瘫在沙发上百无聊赖对着电视换台,有时画面里出现一辆出租车,程皓会想起那天的周凯。或者一个人在家吃外卖,旁边趴着扫地机器人,又或者一个人躺在床上准备入睡,周凯那张写满经历的脸就会出现在眼前。
两个内心戏很足却同样无人诉说的陌生人,程皓把自己裹在被子里,有些自嘲地想,瞎矫情什么呢,日子不还是照样过。可转念一想,自己身边好歹还有张铭阳和那只名叫小科的扫地机器人,周凯呢?他是不是,只有一个人?

*车*管*所*一遇,程皓再次见到周凯是半年后的事了。
那天中午他坐在罗玥工作的酒店餐厅,远程指挥客户约会。一阵骚乱中,周凯出现在餐厅中央的过道里,后背上驮着个十七八岁的年轻男孩,急得满头大汗,一阵风似的出了门。
程皓紧跟着站起身,交代好客户,也跟着出了门,二话不说把周凯带到自己车边。好在周凯急起来也不跟他客气,把男孩安置在后座上,自己坐进副驾驶,由着程皓载他们去医院。
一路上没人讲话,后座隐约传来男孩的痛呼与呻吟。直到把男孩送进急诊,程皓才发现身边的周凯正止不住地抖。
男孩的伤在脚上,并不致命,可这情景像极了周超出车祸的那晚,周凯背着弟弟一路狂奔,又惊又怕。当时那浑身发冷的感觉又回来了,周凯低下头,大脑一片空白。突然有一只手拥过他的后背,将他护在身前,慢慢带到椅子上坐好。
周凯的心一下落了地,他呆愣地看着方才那双手握住自己颤抖不止的指尖,掌心热热的,还微微带汗。程皓,又是程皓,这个人在自己被往事击中动弹不得的时候,挡在前面有条不紊地料理一切。
这样安稳的感觉,已经许多年没有过了。

男孩的哥哥接到电话很快就到了,拉着周凯程皓千谢万谢,程皓见男孩有人照料,便将周凯带出医院,打算送回家。周凯依旧话不多,只在程皓中途停车买酒菜时问了一句,程皓提着满手的东西笑得温暖,“有了这些,我这个树洞的作用才能发挥出来。”

4.
周凯的住处偏僻破旧,老旧的街区里,每一扇门后,都藏着入京讨生活的人们和他们不为人知的艰辛痛苦,然而这里已是周凯每月能够负担的最高标准。
周凯把程皓让进门,不大的屋子一下塞进两个大男人,显得更加拥挤。周凯忙着开窗通风,顺带给两人收拾出落脚的地方,却意外地发现他正怡然自得地在小桌上摆菜倒酒,酒杯和餐具也不知什么时候让他找出来。

男人之间的感情有些时候很简单,一瓶白酒几碟小菜,相互之间话语投机就成。程皓和周凯坐在小马扎上蜷着两条腿,挤巴巴地围着小桌子聊天喝酒。
酒过三巡,周凯的话也多起来,他给程皓讲自己一年半前离开琴岛来北京谋生,却不说自己为何背井离乡;他讲这段时间他如何身兼几份工,累死累活还攒不下几个钱,却隐去那些冷眼和曾经睡过的天桥地下室。
程皓也给周凯讲自己,可他又觉得跟周凯比起来,自己的生活单薄又可怜,只好讲讲罗玥和顾瑶这两个女人,以及那个渣男。他没有讲自己的父亲母亲,因为他看得出周凯说这些心里苦,因此专挑些轻松的讲来调剂。

天黑的时候他们都喝多了,脱了外套挤在周凯硬硬的木板床上。他这时才给程皓讲白天那男孩的事情,小兄弟俩离开家进京打工,弟弟和周凯同在那家酒店后厨当搬运工卸食材,男孩不小心叫货物砸了腿,周凯担心孩子小小年纪落下病,这才从酒店大厅抄近道带孩子去医院。
末了,周凯挺无奈地说,这下回去得丢工作了。
程皓看不过眼,侧身拍拍他肩膀说,我明天问问罗玥,让她给帮个忙,你别太担心。

周凯轻微的鼾声响起时,程皓不知怎么反而精神了。木板床太窄,程皓翻身都困难,只能得歪着脖子才能瞧见身边的周凯。他悄悄伸手去摸周凯短短的头发,与他先前想象的一样,又硬又刺,直扎手。周凯就连睡觉都抿着嘴唇,程皓仔细想想,发现自己根本没见过周凯真正放松时的样子,哪怕一秒。
你分明,该是个满带骄傲的人才对,即使生活让你收起它们,变得卑微,不堪,小心翼翼,我却忍不住肖想你飞扬热血乘风破浪的样子。
程皓生平第一次知道,自己可以如此心疼一个人。
想来这份感情的变质,全部源于他们充满戏剧性的再次相逢。

故事本该就这样平淡地走下去,机缘巧合相遇的陌生人,一方对另一方伸出援手,一来二去相熟,顺其自然变成朋友酒友,如果极其投缘,没准会变成兄弟。
可是情之一字,世上没人能说得清,包括深谙各种套路的程老师。
周凯第一次去程皓家着实被这人惊到了,门一开,只见脚边圆圆的扫地机器人正跟门口一件女士连衣裙交缠正欢。程皓大步走上前把连衣裙从小科嘴里撕下来,一边招呼周凯进屋坐,一边上楼赶人。
好容易伺候张铭阳这对祖宗走了,程皓回屋从地上抱起小科,“那个,你别误会,平时这屋就我跟小科俩人——”
“小科是谁?刚才走的那个,不是张铭阳吗?”
“小科?就是它呀!”
程皓举起怀里的小圆饼,刘海乱七八糟地贴在额头上,对着周凯笑得人畜无害。

5.
喝酒误事。程皓一个人坐在桌前烦躁地扯着衬衣领口,桌上两只小巧的酒杯还盛着佳酿,灯光一打,明晃晃地提醒他周凯已然离去。

程皓借着酒意凑上来的时候,周凯还在想,这要放在过去,自己一定会捏着这人下巴,边咬嘴唇边撕衬衣,哪儿还犯得着磨叽这么多顿酒。
可真等到程皓那双看上去就暖融融的眼睛直直盯住他的时候,周凯却犹豫了。
他自己本是个从地狱里爬上来的人,若不是想替马柯和美琳从头好好活一次,他现在应该是死了的,在他那条小船上,守着家乡那片海,身上盖着那件美琳曾赖以度日的旧大衣,无人知晓。
程皓的菱唇终于还是印上他的,就只轻轻一碰的功夫,足以令周凯清醒。
终究舍不得,舍不得让他陪自己背上那些沉重的往事。
于是落荒而逃。
起身太急,不小心踢了酒瓶,又和那人牙齿相撞,最终留下的,也不过是钝痛的牙床和不安分的一颗心罢了。

那天过后,程皓不停安慰自己,其实退到线后面也不错。这些年给别人分析情感当助攻,见多了那行业精英业界翘楚,因着小小一个情字,理智全失变成痴儿怨女,不过是因为不肯乖乖退回线后,一颗心蠢蠢欲动地走在边缘试探,伤了别人也痛了自己。
于是程皓就老劝人家说,何必呢?不如早点放下,利人利己。可现在搁到自己身上,程皓就只想走到从前故作高深的自己面前,揪着脖领子给他一拳。醒醒吧!大道理讲得再多,到头来你舍得放他走么?
情之所至,所有道理就都是狗屁。
等他想明白这一点,时间已经又飞出去好几个月,程皓悔得捶胸顿足也别无他法,只能愤恨地掏出手机:老子就是要见他!

周凯接到美琳出*戒*毒*所*的消息时,恰巧是个周五。他与美琳快两年没见,好不容易出来了,说什么也是要去接一接的,毕竟是曾经那样深爱的人。他记得许多年前,他们都还很年轻的时候,他刚刚买下那条小船,美琳在狭窄的船舱里攀着他的脖子,整个人挂在他身上居高临下地看他。
她说,凯哥,从今往后,我这条命就是你的。
他笑说,既然收了你这么贵重的礼物,我可得好好“伺候”你。
他突然想起程皓,那个人亲手拂去他心上的灰,他却在那人举着钥匙开门的时候退缩了。如果他们有美琳一半勇敢,他们今天也不会是这幅模样。
周凯准备买车票回琴岛的时候接到了程皓的电话,约他周末见面。
周凯只回了他一句话:“这周末我女朋友出*戒*毒*所*,在琴岛,你去不去?”

6.
老马吧依旧是从前的样子,周凯让程皓在这里等他,自己一个人去*戒*毒*所*等美琳。老马吧没有双份橄榄的马提尼,程皓就叫老板给他周凯平时喝的酒,几乎不掺水分的威士忌,一口就把程皓的眼泪给呛了出来。
听他说了接女朋友还傻乎乎地跟来,怕不是被迷了心窍。

美琳出来的时候没有化妆,抹去精致眼线和烈焰红唇,头发在后面扎一个高高的马尾,这样子几乎只有周凯见过,一如曾经无数个夜晚,在他臂弯里沉沉酣睡的姑娘。
他任由美琳拥抱了他,美琳把下巴搁在他肩上,下巴尖儿硌得他生疼。
周凯本想请美琳吃顿饭,算是接风洗尘,被她拒绝了。她只说请周凯带她去码头,她有东西要还给他。
当初周凯离开琴岛,卖的卖扔的扔,就只有那条小船,说什么也舍不得卖,一直靠在码头上。美琳带他走进船舱,自己在床底下摸索半天,从角落里掏出那件积满了灰的大衣。她把大衣展平,略微抖抖,转身拿到周凯面前。
“进去之前我想你要是把这船卖了,大衣肯定找不着,我就把它藏在角落里,现在出来了,物归原主。”
周凯接过那件满是灰尘的大衣,那个曾经一心要把命给他的姑娘,终究不属于他了。
美琳离开时,周凯看着她的眼睛说,好好生活。
说给美琳,也说给自己。

监狱里曾有人对他讲,能回头的,才是英雄。
于是他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满心希望通过回头得到救赎,可等到真正回头了才发现,他想要的救赎和他想救赎的人,都已经偷偷变了样子。
而在那个牙床钝痛的普通夜晚,他找到了救赎,却又亲手弄丢。
现在,他要走向那个救赎,那个让他牙床钝痛,连带着心也痛的罪魁祸首。
心上的钝痛应是爱情的副作用,想来是治不好的,可那人是金牌牙医,一定治得好他钝痛的牙床。

那天别拿暗恋当饭吃更新了一条微博:当我开始心疼你的时候,我就知道我栽了。我会治好你钝痛的牙床,所以请你,治好我为你钝痛的心。

FIN.

评论(22)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