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碟儿咸盐

明氏调味品有限公司荣誉出品

【楼诚】冬天就是要热牛奶,大围巾还有抱抱(下)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男朋友  现代AU日常三发完,前文走:(上)(中)

&祝我们靳老师生日快乐!!您一直是我心目中最好的少年!&冬至到了宝贝们不要忘记吃饺子呀~啵唧!

                                                       

*在明楼和明诚的认知里,冬天一定要有热牛奶,大围巾和抱抱才完整。

 

明楼出差了,学术研讨会。归期,未定。

他不在的这些天里,明诚很难说清自己有什么不同。他的生活并没有因为明楼的短暂缺席而陷入无序,每天上课,搞项目,带学生,还顺带把明楼的课也一并上了。

明教授班上的同学挺不爽的,因为明老师的存在,他们本周成为整个学院唯一没有停课的班级。所以说研讨会一次性带走那么多教授有什么用,到手的小假期还不是飞走了。

明教授胜在有个好弟弟。

 

冬至这天早上恰好有明楼的课,明诚不情不愿地迎着一年里最短的白日钻出被窝,心中一刻不停地问候几日不见的明楼:

闹钟刚响几秒钟就被明诚关掉,习惯性转头去叫身边的人,扑了个空,瞬间清醒不少:我今天本来没有早课的,现在还要早起帮大哥代课,不开心。

准备起身的时候,发现明楼的枕头又不知什么时候被自己抱进了怀里,明诚有些挫败,索性放飞自我把脸埋进去蹭:那群小朋友也是可怜,全学院就只有他们自己早早爬起来上课,这下该恨死大哥了。

 

蹭完枕头,明诚周身全是明楼的气息,起床气不那么严重了,心满意足开始刷牙。然而还是迷糊着把两支牙刷都挤上了牙膏,起床气好像有复萌的趋势:大哥这人也是,都要考试周了,少上几节又不会怎么样。

做早餐的时候终于记得要做一人份,热好牛奶和吐司,明诚发现自己居然顺手煎了两个鸡蛋,他觉得自己今天可能是病了:大哥今年冬至要在外面过了呀,研讨会主办方不用过节的么!

明诚在对自己的嫌弃中泄愤一样吃掉两个煎蛋:大哥如果记不得吃饺子,回头耳朵冻掉了我绝对不会管他!

明教授的好弟弟貌似脾气不太好?

 

冬至早上,明楼差点睡过头,因为没有他家阿诚叫起床。明教授平时早起只有胃是空的,然而出差这几天,早上起床不仅胃是空的,怀里没有阿诚,心里也是空的,牙杯,餐盘,统统都是空的。

下次出门一定要把阿诚带在身边。

收拾妥帖的明教授在酒店餐厅与一杯味道微妙的咖啡大眼瞪小眼的时候,手机震了两下。教授看到刚刚接收的消息,顿觉神清气爽。

 

-今天不要忘记吃饺子。

-外面卖的比明老师亲手做的差远了[可怜]

-今晚有明台在,明老师的饺子怕是一个也剩不下了。明教授将就一下吧[皱眉]

-只能如此了…你要是上课太累就别自己包了。

-没事,今天不忙。不说了大哥,我要去给你代课了[微笑]

明教授看着小笑脸相当欣慰,我家阿诚果然认真进取,积极向上。

他是不是对这个表情有什么误解?

 

明老师走进教室,在讲台上放好背包,转身脱掉外套,一丝不苟地理好挂在门口钩子上。等他做完这一连串动作回到讲台,再次抬头,毫不意外地看到台下学生,尤其是女生,眨着晶亮的眼睛对早上八点半的明老师行注目礼。

一分钟前满教室的迷离睡眼仿佛不曾存在过。

明老师无奈垂眸,嘴角弯起轻笑的美好弧度。他感觉到台下的目光们更亮了。

 

中途课间休息,明老师打开手机,发现了两条来自明教授的未读信息,发送时间指向上课后三分钟。

-辛苦明老师,等我回来给你带特产。

-明老师…阿诚

-我去开会了,你记得多穿衣服。

明诚看罢,眼角漾起温柔的笑意。他甚至能从中间那条消息里看到明教授笨拙移动手指的样子,一定是蹙眉抿唇,删删改改,一肚子肉麻话开不了口最后发过来这样一条语意不明的奇怪消息。

伶牙俐齿的明教授碰上明老师居然会间歇失语,好在明老师总能懂得他想说什么,这个睿智而深不可测的大教授,当人家男朋友的时候,一句想念都会犹豫许久说不出口,这算是大智若愚吧?

总归人不能什么都擅长,不然也太不公平了。

 

课间短短五分钟,好几波刚刚知道明老师替明教授代课的追随者涌入教室,把后面三分之一座位填得满满当当。明老师哭笑不得,拿玩手机当幌子偷偷拍下教室盛况发给明教授。

-大哥的课怕是第一次如此盛况空前吧[耶]

几百公里外的明教授正难得在闭幕式上领导讲话的背景音里开小差,盘算一会结束就走,没准还能赶在冬至过完之前见到明老师,若是能与他分享几只饺子最是再好不过了。

明老师特地发来得瑟的消息惹得明教授更加心猿意马,他忍不住想象发这条消息时的明老师,脸上该是如何生动灵妙,得意狡黠。

怎么年纪越大越经不住别离了呢?

啊,想把男朋友一口吞进肚子里。

 

是夜,明教授紧赶慢赶,终于在午夜前回到明老师身边,回到他们的家。

冬至还剩不到一个小时。

风尘仆仆的明教授拎着小箱子轻手轻脚开了门,脚踩在门口毯子上的一瞬间,他感到了久违的轻松与安心,在外紧绷的神经倏地松了劲,软成一滩挂面。

他此刻只想脱去厚重的外衣,与爱人依偎着睡去。哪怕会因为没洗澡被男朋友踹下床。

明教授打开门廊里的小灯,温柔的暗黄灯光倾泻而下,填补每一寸冰冷的黑暗。卧室门留着一条小缝,没有完全关紧,他手握门把,向上轻抬着缓慢推开,这样可以避免木门刺耳的尖叫。

好像每幢房子都有些奇妙的隐藏机关,就好比老旧的自动售卖机只要拍对地方,总能拥有免费饮料。这些不为人知的边角,是房子与主人之间的秘密,是他们的默契。

 

 

明老师侧身朝里睡着,依靠屋外门廊那点微不足道的光线,明教授依稀能够看清明老师怀里抱着的枕头。卧室暖气足,背对着门口的明老师嫌热,被子后面敞着一条缝,宽大的睡衣下摆不听话,溜上去露出明老师一截诱*人的腰*线,光滑的皮*肤映射着屋外透进的暖光,亮闪闪,看上去相当可口。

明教授轻叹,果然这才是家的样子啊。

明教授脱掉鞋子,从后面贴上那截光*裸的腰*线,与明老师躺进同一个枕头,身前的手臂摸索着找到他的手握好。明教授怀里抱着暖烘烘明老师,满足得一个忍不住,又是一声叹息。

明老师微微偏头,脸颊触及一片柔软,那是他给明楼挑的羊绒衫。

“大哥…”明老师嘴里呢喃,扔下枕头翻身钻进明教授怀里,把脸整个埋进温暖舒适的羊绒衫,一手攀上明教授的腰,从头到脚紧紧与他黏在一起,放任自己沉溺在明楼的气息中。

 

明楼眯上眼,一只手被明诚枕在脑后,另一只手一下下规律地轻拍明诚后背,一如许多年前哄明诚入睡那样。明教授许久没有见过如此不设防备,依赖着自己撒娇的明老师,看来这次出差,他估计是想自己想的狠了,连抱枕头这样的行为都做出来。

明教授想到明老师刚成为自己男朋友那会,许久无法适应把自家大哥拐上床这个事实,日夜担心大姐知道,到那时无论棒打鸳鸯还是棒打明楼,他好像哪一个都受不了。于是那段时间只要与明楼分开睡,明诚总要抱个枕头。

然而人生处处是惊喜,三十好几的明老师有一天竟然会被明教授逮到抱着男朋友枕头入睡。

越活越回去了。

 

“大哥你今天吃饺子了吗?”

怀里的明老师睡眼惺忪突然发话。

“忙着赶路没顾上。”

“……你这样耳朵会冻掉的。”

“那我就只能把你的耳朵吃掉了。”

“……”

明老师的耳廓被明教授的唇舌搞到不胜其烦,湿湿痒痒的。

明老师从明教授怀里翻出去,一挺身坐直。他拉过明教授的右手,凑近手腕借着屋外光线看眼时间,“今天还没过呢,我给你下饺子去。”

 

 

在明楼和明诚的认知里,冬天一定要有热牛奶,大围巾和抱抱才完整。

那么冬天最幸福的时刻一定就是裹着大围巾,与男朋友抱在一起分享一杯热牛奶,以及一个牛奶味的吻。

 

FIN.

评论(23)

热度(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