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碟儿咸盐

明氏调味品有限公司荣誉出品

【蔺靖】讲一个早恋以后的故事

来来来,给 @我就是没文力的黑米馒头 的早恋故事续文,感谢馒头同志给我起名字,前文走这里:

讲一个关于早恋的故事by我就是没文力的黑米馒头

 

八卦无处不在,蔺晨的感情生活被关照简直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人人都想知道建筑二班那个剑眉星目面含桃花的男生有没有女朋友,他看上去那么会撩,被撩到的人该有多幸福。

然而大学开学一周不到,蔺晨对象在北京这事就已被整个宿舍的人知道了,估计不用多久,会被整个专业甚至整个学院知道。

 

那天宿舍全员聚齐之后,年纪稍大些的老张提议一起吃个饭庆祝开学,饭桌上自然而然聊起谈恋爱的事。

蔺晨也没想瞒着,大大方方说我家美人儿在北京学圝法学,是个文科生,高中同学。

惹得剩下几根顽固光棍儿露出揶揄目光,其实心里羡慕的不行。

 

蔺晨和萧景琰的高考成绩都还算不错,与考圝前许多次的模拟没有大出入,蔺晨甚至超水平发挥了一小截。

分数上升到一定高度,填志愿反而变成一件简单的事情。

学校发的参考书籍足有五斤重,蔺晨和萧景琰拿回来掀了两页,打几个对勾,再一人找张白纸把六个志愿挨着誊抄一遍,这就算选好了。

两本砖头厚的参考书被各自闲置在角落睡大觉,要是那些天天在家抓耳挠腮,恨不得把书翻出洞来的同学知道这事,估计得在心里把这俩令人艳羡的学霸拿炮轰好几次。

 

蔺晨喜欢建筑,萧景琰想读法学,这在旁人看来是顺利成章的,只有这种热门专业才不会浪费人家手里红到发亮的分数。

然而舆论中心的人心里清楚,什么浪费不浪费的都是瞎扯淡,纯粹因为喜欢而已。

 

不是不知道热门意味着人才市场的饱和,蔺老头一向信奉散养,林静就两个一起劝,建筑法学好是好,未来想要出人头地必须吃的苦,你俩可得想清楚。

“早就想清楚了,阿姨。您就相信我和景琰,我们商量好了,到时候去同一座城市上学,他要是敢偷懒不学习,我绝对第一时间上报组织!”

“你才是那个爱偷懒的好吧!妈,你放心,我一定好好盯着蔺晨。”

 

结果分数一出来,呀,亲自监督怕是得改远程遥控。

 

蔺晨冲太快刹不住车,不小心跑过了。

人家报志愿总是恨铁不成钢,你说我为啥不多考几分!到了蔺晨这,变成,你说我为啥脑子一抽多考了几分!那股子懊恼劲倒是一模一样。

惨了,不能跟景琰美人儿一起去北京了。

 

他把三志愿以后的保底学校换了顺序,北京的学校悄咪圝咪溜到前排。

蔺晨明白,这样做无非是种安慰罢了,他不会真的任凭私心做主,一意孤行陪萧景琰去北京。

那头倔牛,绝不会容忍别人为了自己放弃更好的选择,哪怕别人是心甘情愿的,哪怕那个人是蔺晨。

确切的说,因为是蔺晨,所以才更加不可以。

 

萧景琰喜欢蔺晨,很喜欢很喜欢,只看上一眼,就觉得所有神经由心口开始抽抽,须臾间遍及全身。喜欢到厌弃世间一切俗物,因为它们全部配不上蔺晨这样好的人。

这样的蔺晨,萧景琰如何舍得叫他放弃更大的舞台。

 

于是蔺晨被北京高校录取的条件就变成,当且仅当所有分数高于我的理科生全部填报建筑学志愿。

嗯,理论上也不是完全不可行。

最终蔺晨等来了一纸来自上海某著名高校的录取通知书,而萧景琰也如愿以偿被理想学校的法学院录取。

一切都相当圆满。

 

蔺晨和萧景琰之间的第一个吻发生在高考成绩公布后的夜晚。

 

那天下午四点钟,蔺晨和萧景琰一左一右占据沙发两边,捧着手机,用微颤的双手虔诚输入那几串仿佛决定命运的数字。

查分界面理所应当地瘫痪着,屏幕角落小小的开口圆箭头一圈一圈不知疲惫地转,进度条还是停在原位,它们对手机主人狂跳的心脏毫无知觉。

萧景琰的手机先回过神来,吐出一个漂亮的三位数。

他相当平静,没有狂喜,没有失望,只是在知晓结果的瞬间松了一口气。

 

倒是蔺晨,听见萧景琰用无比平静的语气说,“蔺晨,我查到了”,马上把手里还转着圈圈的那块铁一扔,挤到萧景琰身边去瞧另一块铁。

蔺晨一瞧就乐了,拽着萧景琰的胳臂可劲摇,景琰景琰你好棒啊!!我我我,太高兴了…

他被萧景琰费劲巴拉地拖去拿手机,萧景琰显得比他还急,心说你这个傻圝子是忘了自己也是个考生么,心怎么这么大。

可是谁都希望被男朋友放在第一位,包括萧景琰,学霸也不过是普通人。

萧学霸看出自己在蔺学霸心里无法撼动的地位,偏过头去,嘴角偷偷开了几朵小花。

 

 

蔺晨的分数比萧景琰的还要漂亮,萧景琰端着方才一直转圈圈的手机看了一遍又一遍,最后看向蔺晨,喜悦和骄傲像是滚烫的熔岩,和着火热的爱意从那双蔺晨最爱的圆眼睛里奔涌而出,势不可挡地将蔺晨心间夷为平地,烫得他生疼,却甘之如饴。

 

他们站起身来狠狠拥抱,凌圝乱地笑成一团。萧景琰踢掉拖鞋猛地一跳,搂紧蔺晨的脖子顺势把腿缠上他的腰。

蔺晨被这样的萧景琰吓了一跳,随即收紧箍在那人腰间的左手,右手向下找到恋人挺翘的臀,向上托了托。

萧景琰搂着他的脖子,整个人挂在他身上,像只树袋熊一样在他耳边呢喃,恭喜你,蔺晨。

没有比这更让我高兴的事了,也没有比你更让我喜欢的人。

 

 

蔺晨和萧景琰的高中有个传统,每年高考成绩公布后的晚上都要在学校广场放烟花,庆祝学生在高考圝中取得的成绩。

两个人吃过饭慢慢溜达到广场上时天刚刚擦黑,距离烟花开始还有一段时间,广场边的警戒线外已经围满了人。

走在前面的蔺晨在人群中发现了曾经把他们叫去谈话的老头子,老头子周围是萧景琰文科班的同学。两人结伴走过去,往老头子身前一站,乖乖喊声,老师。

老头子看着眼前两个比自己高出一头还多的大小伙子,感慨万千。

他带了萧景琰三年,相当明白这孩子有多固执,认准了的事情撞到南墙都不肯回头,非要把南墙撞塌不可。

这样的性子,于学业于事业,是难能可贵的宝,可是于早恋,简直令人头痛。

 

 

老头子还记得分班前有节自习课,他拿着期中考试安排,进门前习惯性地透过后门玻璃查纪律,好巧不巧看见蔺晨管身边的萧景琰借橡皮。

萧景琰拿着橡皮的手伸出去,眼睛仍然盯着桌上的作业猛瞧,看都不看蔺晨一眼。

老头子还奇怪呢,平时也没见他俩关系疏远,天天一起吃饭学习打篮球,怎么借个橡皮还跟不情愿似的。

 

蔺晨抬手接那小小的黄色方块,避无可避,轻轻抓了一下萧景琰的指尖。萧景琰突然像碰了烙铁一样把手抽回来,动得太快撞到桌边,砰的一声响。

蔺晨闻声望向萧景琰,眼底悄无声息爬上笑意,眼神又爱又宠,被宠的那个红着一张脸写作业,半天没写一个字。

 

老头子隔着门都能感觉到萧景琰头发丝儿上冒出的热气。

蔺晨看萧景琰的眼神叫他想起他家老伴儿,老太婆养的泰迪在她腿边蹦跶着撒娇的时候,老太婆看泰迪的眼神跟现在的蔺晨一模一样,甜得能淌出蜂蜜来。

老头子在门边站了十分钟,蔺晨一直用那种眼神死命融化着作业纸,而萧景琰同学,十分钟里不仅一个字没写,耳朵尖的色度就没褪圝下去过。

 

完了,老头子想,萧景琰这傻倔傻倔的孩子,怕是也栽了。

 

 

“景琰来得挺早啊,考得不错,目标学校应该是稳了,这三年辛苦了,恭喜你…”

 

老头子看上去压根没有理蔺晨的意思。

然而事实上,下午萧景琰打电话给他报成绩的时候,他就顺带把蔺晨的成绩一并问了,还在电话里夸了蔺晨。

萧景琰应付着回答老头子的话,圆眼睛老往蔺晨身上瞟。

末了,老头子才说,蔺晨考得也不错,行了,找同学去吧,好好放松放松。

老头子看着两人亲密贴合的背影,依旧挺拔端正,像两棵小白杨。

老头子想,再也不是早恋了,不论他们做什么,也再不能管了…希望这个世界对他们好一点。

 

 

不再是早恋,可又比所谓成年人柴米油盐的爱情青涩太多,许多事情都还没开窍,比如接*吻。

天幕被彻底泼上浓黑,北门广场边老旧的路灯努力把自己点到最亮,也不过是投下一个个昏黄的圆形光晕,比不上旁边楼门口挂的大红LED屏一半亮。

晚风,夏夜,烟花,外加暖黄的灯光,给足了暧昧气氛。

这个欢快的夜晚不仅属于所有刚刚完结高中生涯的准大学生,更属于压抑已久的校园情侣,以及准情侣。

有人管毕业季叫分手季,然而每所送走毕业生的高中,无一例外,幸福得像恋爱狂欢场。大学里的情侣一毕业就分手,高中里的朋友一毕业就恋爱。

 

领导站在人群中慷慨激昂地致辞,讲着万年不变的心灵鸡血,振奋人心。掌声一浪接着一浪,听嗨了,还有吹口哨欢呼的。

领导光亮的头顶,反射着屏幕里的艳红和路灯的暖黄,五光十色相当精彩。蔺晨什么都听不到了,领导的嘴一张一合在他眼里都是毫无意义的信息,他只想在烟花绽放的一瞬间,亲吻萧景琰。

萧景琰的手被他捉着,他悄悄带萧景琰远离人群,靠在路旁一棵高壮的法桐边。

“怎么出来了?”

“咱俩太高,站那挡别人。”

“哦”

 

两挂红皮鞭炮噼里啪啦响完,所有人的情绪都被调动至最高点。半晌,第一束烟花轻圝盈地飞入高空,渐渐慢下来,伴随穿透耳膜的爆炸声轰然散开,化作条条光链。单调的夜空被瞬间点燃,小小一方广场上空闪耀着星星点点的彩光,时而激烈,时而和缓,流星一样呈现着精心编排的舞蹈。

人群中的情侣开始蠢圝蠢圝欲圝动,含蓄一些的在黑暗的掩护下悄悄牵起手指,稍微开放一些的,大大方方相拥于漫天星火之下,更大胆一些的索性把学校砸钱买的昂贵烟花扔在脑后,专心与恋人交换唾*液。

压抑了许久,终于能在这所学校里,抛下所有顾虑和遮掩,肆无忌惮地与恋人在烟花下卿卿我我。这诱圝惑实在太大,大到一向内敛的萧景琰都开始忍不住心圝痒。

 

萧景琰隔半步距离站在蔺晨身后,蔺晨头发有些长了,发丝乖顺地搭在额前,顺着微风的方向,吹得一跳一跳。萧景琰就这样安静地欣赏蔺晨的侧颜,看他刀刻般的高圝挺鼻梁,看那不论过去多少时间也依然喜欢得要命的英俊眉眼。

他忍不住伸出左手,细瘦的指头钻进蔺晨虚虚合着的指缝。随即感受到那只修长有力的右手将他送上前去的手指紧紧攥进手心,用力而温柔。

蔺晨看进那双落满星光的美丽眼睛,抬手抚上萧景琰的后背,轻轻一推。萧景琰感到蔺晨掌心火热的温度隔着薄薄一层棉T恤灼得后背起火,替他阻隔后背撞上树干时的冲击。

景琰依旧像初见时那样好看得令他心颤,此刻烟花倒映在他勾圝魂摄魄的眼睛里,在乌黑的瞳仁上留下三个亮亮的光点,像是漫画里走出来的主人公一样。

 

不要误会,lo主穷,买不起车

一切都刚刚好,一切都是最好的样子。

如果我们的牙齿没有撞在一起,我的舌头也没有被你不小心咬到,那该有多完美。

哎,遗憾才最美你懂不?

蔺晨开学前在家住的最后一晚,是萧景琰陪他度过的。狭窄的单人床上堪堪能够睡下两个大高个,说什么也睡不着。

两个人压低嗓门一直聊到后半夜,萧景琰实在撑不住了,头一歪睡在蔺晨怀里。

第二天大清早,萧景琰在候车厅里跟蔺晨告别,气氛说悲伤又算不上,最多舍不得。可他们却心照不宣地感到悲壮,自此一别,未来等在前边的是他们第一次的分离,是长达四年,甚至更久的异地恋。

萧景琰在蔺晨进站前拥抱他,嫌弃地听自己在他耳边说,你不许喜欢别人。

一大老爷们跟个小姑娘似的。

他偏头在蔺晨脖颈上印下一个吻,而后用力吸吮,留下红紫的一小片痕迹。

 

 

从此以后,日日连接他们的,不再是送到教室门口的早饭和学校外面流淌地圝沟圝油的小吃,而是两只冰凉的手机,是摸不到触不及的方块字。

他们不怎么通电话,长途太费钱。蔺晨喜欢用QQ给萧景琰发消息,不爱用微信。因为在QQ里就算有一天手滑把对话框删掉,过去的聊天记录也还是会在。

聊时间久了还会有各种各样的图标,哪怕没有船,着个火也算是见证了。不像微信,什么也留不下,哪里像在谈恋爱。

蔺晨和萧景琰使出浑身解数维系这段感情的温度,可是距离就像鞋里的小石子,它不会将你的双脚磨破流圝血,却清晰地存在着,每走一步都会硌一下,想脱掉鞋子拿出来,却被现实勒令不许停脚,要一路向前。

 

 

蔺晨无比羡慕隔壁寝室一老哥,人家女朋友离得近,就在南京,几乎每个周末腻在一起。

他把这事跟萧景琰讲,本想卖个惨偷两句甜言蜜语,结果换来萧景琰一声不屑的嗤笑,哼,你那算啥,我室友他对象在北京,学校隔两条街就是,恨不得夜夜笙歌。

真他圝妈人比人气死人。

北京和上海之间的距离突然远得让人难以忍受,大学第一个学期过下来,曾经在高中里海誓山盟的情侣们,早就不剩几对,甚至有人开学刚一个月就提了分手,过去一两年的所谓感情在这种时候显得像个笑话。

毕竟开学一个月就跟新同学确立恋爱关系的人也比比皆是,谈恋爱简直跟吃快餐似的。

 

有天晚上老张在寝室里长吁短叹,感慨万千,就差吟诗作对了。

问他啥事,他痛心疾首地说,隔壁那哥们,谈了四年,异地刚俩月,分手了。

旁边有人插嘴,南京这么近都能让人跑了?

是了,距离这东西不就是这样么,不在近远,同城不同区和跨国实质上没什么分别,许多事发生当下特别想找那个人分享,可那个人十有八圝九是没空的,等到他空下来问你,你早过了愿意倾诉的时间段。

蔺晨突然想问问萧景琰,他室友跟他那个同城的对象还好么。

 

隔壁老哥的故事在一个月内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反转。被甩的老哥飞速与同专业的女生脱了单,并在一个月内完成了与前女友在一起四年都没有做完的全套流程。红酒牛排,好不快活。

隔壁老哥经过这一系列大起大落,得出一句名言,四年与四个月没什么分别。

老张讲到这里突然停下来,转头问蔺晨,你跟你家静妍美人儿还好不?

蔺晨狂点头,挺好的。

有一次蔺晨窝在被子里跟萧景琰语音被老张听成静妍,从此以后萧景琰一个堂堂一米八二的大男人在老张心里就成了温软如玉的萧妹妹。

其实蔺晨看了这许多分分合合是有点怕的,可他又执着地相信自己和萧景琰同他们不一样。不仅因为他们都是男人,而且因为他是蔺晨,而他的那个人,是萧景琰。

 

 

每学期他们都会在北京或上海短暂相会,攒下生活费买两张高铁票,就为了与恋人共度三两天时光。像极了苦命鸳鸯,可是值了。

一条京沪高铁连通北京南和上海虹桥,一千三百公里,二十几个站台,五个小时。

直到彼此都很难记清究竟是第几次,被对方偷偷带进宿舍挤那张一米宽的木板床,才恍然惊觉,四年就这么不知不觉的过了。

也没那么可怕嘛。

 

找个同性圝伴圝侣的好处就是,男朋友来了可以打着兄弟的旗号把人光明正大地偷渡进宿舍里,四年下来能省不少钱。不好在于一切情侣间的亲密举动都只能偷偷摸圝摸地做,好似地下情。

蔺晨还记得一次萧景琰睡在自己宿舍,夜半三更的时候,两个人正贴在一块吻得难分难舍,萧景琰的背心叫蔺晨掀到胸前,袒露出结实光滑的小腹。

对铺老张突然哼唧了一声开始说梦话,把正啃萧景琰脖子的蔺晨吓得一口咬下去,锁骨上边留下两排牙印,痛得萧景琰想叫不敢叫,掐着蔺晨的小臂报复他。

 

 

这样是缺乏勇气的表现吧?

爱一个人为什么不能痛痛快快说给每个人听呢?

我想让所有人知道,我的恋人是个太好太好的人。

至少在我看来是这样。

蔺晨曾经非常深入地想过这些问题,最后发现挠破脑袋也给不出什么好答案。

大学毕业后蔺晨到北京的一所学校继续读研,萧景琰留在本校。终于熬过这场旷日持久的异地恋,搬进共同的出租房,两个人反而没什么实感。

蔺晨一直没有忘记上高中那会自己牵着萧景琰的手站在老头子面前,倔强地问,为什么不能两全?那时的自己眉眼间全是无法驯服的桀骜。

他也一直记得当初跟萧景琰说过,要心上的梦想,也要眼前的人。

他没忘,全都记着,这些念头,一刻都不曾更改。

但是要再等等,梦想才刚露个尾巴,许多事情都急不得。

 

 

开始工作后的第二年,萧景琰大学期间的一位密友找到他,问他和蔺晨愿不愿意参加一个项目,叫集体出柜,声势相当浩大。

萧景琰有些心动,回说我问问对象再决定。

之后对象给的拒绝理由令他无法反驳,阿姨还不知道。

告诉全世界原来真的比告诉林静一个人要难得多,这事蔺晨读研的时候就意识到了。

有一年假期回家,蔺晨留在萧景琰家吃饭。席间林静问,蔺晨找对象了没有呀?阿姨给你介绍一个吧?景琰他说什么也不肯相亲,你也知道他倔得像头牛,简直要气死我……

男朋友的妈妈一边张罗着给自己介绍对象,一边给自己夹菜盛汤把自己当亲儿子。蔺晨头都要大了。

所以你看,阿姨对你这么好,是把你当她儿子的兄弟,当她亲儿子来待的。

这些好,绝不是给她儿子的男朋友蔺晨。

再怎么慢慢来,该来的也总是会来,可只要同你一起,怎样都是好的。

 

FIN.

-----------------------------------------------------

蔺晨,

亲爱的,路还长,好多事情我们只能慢慢来,希望你不要嫌我成长得太慢。

我是一个贪心的人,要心上的梦想,也要眼前的你。

这样的我会让你受不少委屈,希望你能够理解我。

你知道吗?初吻那天的你背后是整片星河,你像王子一样站在那里,好看极了。

我现在一闭眼就看到那时的你。

我爱你。

 

景琰,

你是我无论如何都要抓圝住的人,不论时间洪流如何奔涌逝去。

我这辈子只爱过你一个人,所以请你再等一等笨拙的我

我想叫你知道,哪怕山高路远,同你一起,怎样都是好的。

我要抓着你的手,穿越岁月之河,与你日夜沉湎琐碎甜蜜,奔向心间的梦想。

我心悦你。

 

Real•FIN.

评论(7)

热度(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