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碟儿咸盐

明氏调味品有限公司荣誉出品

【楼诚】冬天就是要热牛奶,大围巾还有抱抱(中)

现代AU小日常第二弹,前文走这儿:(上)

 

*在明楼和明诚的认知里,冬天一定要有热牛奶,大围巾和抱抱才完整。

 

 

阿诚在他还不是明诚的日子里,从没有过一个暖冬,年年在冰天雪地的时节衣着单薄与冷水作伴。后来进了明家成为明诚,那些从前不以为然的小病痛在温暖的新家里突然变得难以忍受。

 

 

入秋天凉,明诚的咳嗽声紧随第一片落叶开始,树叶落到地上,咳嗽落到明楼心里,说不清哪一个更悲凉。

 

 

明诚的喉咙经年累月受凉,小小年纪落下病根,空气稍一冷便引得喉咙不适。白天许多事情足以分去心神,最难受的是夜晚躺在床上,抑制不住的咳嗽令明诚难以入眠,一整晚翻来覆去咳咳停停,总共也睡不上几个小时。

 

 

明诚日咳夜咳,咳得快要弯腰驼背,被明台笑话,阿诚哥像个老头子。明镜心细,找苏医生要了止咳润肺的食补方子,一天两顿地给明诚喂冰糖雪梨百合汤,连带着明楼明台兄弟两个年年沾光蹭甜汤喝。

 

 

“哥哥,我晚上咳嗽太吵了,还是自己睡吧。”明楼有些诧异地听到小孩提出自己睡,抬头发现明诚快要把脑袋垂进汤碗里。

 

 

被点名的哥哥一副不容商量的语气:“不行,你半夜咳得要难受喝水怎么办?水喝多了还要起夜,没人照顾怎么行。”

 

 

“这些我自己都可以的!我不想吵到你睡觉…”

 

 

明诚软软糯糯的语气叫明楼忍不住把心疼全部刻入眉眼。

 

 

明楼亲手将阿诚抱回明家,又日夜照顾,哪能不清楚这是个怕黑的倔强小孩。若真答应他自己睡,小孩一定会因为怕黑不敢起夜索性一夜滴水不沾,再难受也自己忍着。

 

 

“阿诚不会吵到我的,哥哥现在习惯有阿诚陪着睡,你不在我睡不着的。”

 

 

明楼腆着脸拿出这么个不害臊的理由,自己感到令人窒息的恬不知耻,没想到明诚偏偏被这样的明楼给说服,再没提过自己睡的事。

 

 

后来明楼不知从哪听的理论,坚称一个人只要脖子暖和了,全身就都暖和,尤其是明诚这样嗓子不好的,冬天一定要把脖子护住。

 

 

一向行动力惊人的明楼很快买回一兜厚围巾,并对明诚宣布,不戴围巾不许出门。从此明楼在家多了一项给明诚戴围巾的工作,每次都用大大的羊毛围巾把明诚裹得只露一双圆眼睛才肯放出门。

 

 

脖颈让大围巾暖着,从秋末到初春。

 

 

阿诚发现,自己成了明诚后莫名其妙变得很娇气。十岁之前明明是咳嗽最严重的一段日子,现在想来却只记得挣扎着填饱肚子,喉咙上的病痛仿佛被时光吞噬。

 

 

反而后来在明家好吃好穿,事事顺遂了,嗓子里的痛痒才被打开闸门,无限放大。病症虽然逐年减轻,明诚对它们的耐受度却越发变低。他一面唾弃这个带上少爷习性的自己终会死于安乐,一面又对为自己学习手部穴位的明镜和日日给自己裹围巾的明楼完全没有抵抗力。

 

 

上大学的时候,明诚依然喜欢用围巾裹进半张脸,室友笑说你这么时髦一人怎么把围巾裹得像老头子似的,多老土。

 

 

明诚听了也笑,回道,“我嗓子受过凉老咳嗽,所以我哥从小让我戴围巾护着嗓子,习惯了”。他垂下眼睫,又一次在异乡想起明楼,“其实人只要脖子暖和了,全身就都暖和,你们如果试过这种大围巾就一定不会笑我了”。

 

 

明诚的大围巾一戴就是二十年。

 

 

“大哥,戴上围巾再走!”明诚踩着拖鞋从衣帽间小跑着出来,手上同时整理一条大围巾。

 

 

明楼看见爱人手里的围巾,眉头悄悄皱起来,“真的不用,阿诚…哎哎哎!”

 

 

明诚显然对那句不用非常不满意,略带粗暴地把围巾套上明楼的脖子,双手拉着垂下来的部分将明楼拽到自己身前。

 

 

“不行!你咳嗽越来越厉害了,必须好好围上。”不容商量的语气一如从前明楼拒绝他自己睡的时候。

 

 

明楼二十来岁开始抽烟,现下将近不惑的年纪无法避免地有了咳嗽的毛病。明诚跟他同行,对于科研里的熬夜和抽烟再熟悉不过,他深刻地明白尼古丁对明楼的重要性,就连他自己累极的时候也难以抵挡香烟的诱惑,所谓管着明楼也大多流于表面。

 

 

直到有一天两人此起彼伏的咳嗽声在卧室中响成一片。

 

 

被勒令戒烟的明楼不仅每天被明诚投喂多年不碰的冰糖雪梨百合汤,还被要求必须裹好围巾再出门,从前明镜口中的小开终于要在明诚指导下变为中老年。

 

 

这令明楼有些不开心,可明诚看出他的不开心后主动亲了他一下作为补偿。后来明楼喜欢上戴围巾,因为每次出门都可以趁明诚给自己戴围巾亲一亲明诚。他觉得围巾比领带可爱一百倍,因为领带一天只打一次,而围巾只要多出几次门一天就可以戴好多次,也就是说每天都能多亲明诚好多次。

 

 

也会被明诚用围巾多勒好多次,可尽管如此明楼还是很喜欢戴围巾。

 

 

二十年前明诚还没有明楼胸口那么高,每次明楼用围巾把人紧紧裹好后都会亲一下小孩的脸,后来明诚头顶达到明楼下巴那里,说什么也不肯让明楼亲了,明楼只好改摸一摸他毛茸茸的脑袋。

 

 

二十年过去,从前给别人戴围巾的人变成被照顾的那个还不懂知足,总要对帮忙戴围巾的人耍耍流氓,然后被人拿围巾勒还笑得见牙不见眼。

 

 

啊,果然冬天就是要有大围巾才完整!

 

 

哦对了,还有冰糖雪梨百合汤。

 

 

TBC


评论(10)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