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碟儿咸盐

明氏调味品有限公司荣誉出品

【蔺靖】酒起子


*现代AU小甜饼,一个普通的故事,一对普通的爱人
@楼诚深夜60分 愿逐月华流照君

00.

聚会上有人提议考验在场恋人的默契度,问题问到蔺晨和萧景琰这里。

Q:你们有定情信物吗?

萧景琰:没有

蔺晨:没有

Q:那…对你们有重要意义的东西也行?

萧景琰:呃……酒起子吧

蔺晨:那就是酒起子了

01.

大三那年的平安夜,萧景琰失恋了。

这段恋情开始于赶鸭子上架,结束的时候反而是架子不干了要把鸭子轰走,总之莫名其妙。

小柳学妹进大学之前就看上萧景琰了,那时候她在的文科班与萧景琰所在的毕业班共用一栋教学楼。她和学长的班级被两条长长的走廊隔开,靠窗的她一转头就看到坐在后门边的萧景琰。

那会还不流行小班额,一个班六七十人统统挤在昏暗的小教室里,一米八几的萧景琰天天蜷着两条腿窝在木头课桌下边,即使酸疼也从不把腿像其他男生那样伸出门外放松。

哪想到就这么个宁愿委屈自己也要循规蹈矩的傻学长,一下子在小柳学妹心头住了好几年。

小柳学妹追萧景琰追得轰轰烈烈,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到最后全知道了。加油的加油,助攻的助攻,加上林殊这个睡在上铺的兄弟见天在耳边吹枕头风,竟搞得萧景琰生出一种“不答应小柳的萧景琰跟十恶不赦的禽兽有什么区别”的念头。

从前不觉得,后来道德绑架这个词异常火热的那几年,萧景琰才恍然明白自己那一年多的“初恋”原是如何开始的。

然而出人意料,最后小柳学妹甩了萧景琰。平安夜晚餐快要吃完,小姑娘突然对萧景琰说,学长,就算你比我大,但在感情这件事上我却比你看得更清楚。我不是不喜欢你了,只是我发现不管我如何捧出自己的一颗心,到你这都像石头扔进棉花,连个小浪花都没有。所以我们分手吧,再谈下去一点意思都没有。

02.

那晚萧景琰送了小柳学妹回宿舍,没有告别抱,没有告别吻,萧景琰站在楼下目送她上了楼,转过身,却没有回宿舍。

学校附近的电影院依旧开夜场放老片子,许是平安夜太适合吃饭聊天,放映厅零零散散的没几个人。萧景琰开场前三分钟进了放映厅,环视一周,选了最后一排的座位。右边的右边,坐着一个与他同样穿黑色羽绒服的年轻人。

萧景琰并没有过多注意旁边缩在羽绒服里的青年,直到那人从硕大的双肩包里掏出一瓶啤酒,和一个酒起子。

青年一脸满足地起开酒瓶,瓶口发出爽快的轻叫,他细心收好瓶盖,咕咚咕咚灌下几大口。

萧景琰看呆了。他第一次见到有人在电影院里喝啤酒,而且还是需要酒起子的瓶装酒。

青年似是感受到身旁的目光,转头看见清瘦英俊的萧景琰目不转睛盯着自己手中啤酒,顿时一副心下了然的模样,低头去包里又掏一瓶啤酒出来,搁到萧景琰手里,而后就着他的手利落地起了瓶盖道,“喝吧,我带得多。”

萧景琰愣愣道谢,心说这人随身带这么多酒能是好人?可又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不排斥此刻的这瓶酒,甚至有些欢迎。

03.

那天晚上萧景琰就着一部经典的《虎口脱险》喝光了三瓶啤酒,给他酒的小伙子自始至终什么都不问,却像耳朵上长眼睛一样,总能在萧景琰酒瓶见底的时候递上新的,再用酒起子替他开瓶。

萧景琰莫名地享受这种奇妙的默契感,脑袋轻飘飘的。啤酒喝多了容易内急,两个裹着黑色羽绒服的年轻人轮番给电影找尿点,快结束的时候,他们商量好了一样同时腾地站起身,而后受惊似的对视一眼,步子还没迈出去就捂住嘴笑弯了腰。

年轻人双眸倒映着荧幕里的光,喉中压抑着一串笑。他们轻手轻脚溜出放映厅的时候,萧景琰居然不合时宜地想,这真像私奔,而后脸憋得通红。

后来他们踩着雪回去,萧景琰知道那年轻人叫蔺晨,在警校两条街外的医学院上学。凌晨,萧景琰摸黑爬上床的时候,脑海里始终盘旋着电影里的那首《鸳鸯茶》,直到入睡,还有一个操着浓重翻译腔的人在他耳边唱,鸳鸯茶,鸳鸯品,你跟我,我跟你。

04.

萧景琰从口袋中拿出不停振动的手机看了一眼,套上衣服走出包厢。他靠在路灯杆上,暖黄色的灯光照亮他的脸,打下片片阴影。

他轻轻划过屏幕,眼前出现眉眼弯弯的爱人,萧景琰忍不住跟着弯了嘴角。

蔺晨从大学起每年冬天都抽时间去西南山区做医疗援助,一做就是十多年。萧景琰开始时说什么都接受不了蔺晨一进山就失联,自己与恋人被那几道窄窄的信号格生生撕开,虚无缥缈的感觉让萧景琰的心如何也踩不到实处。只有在蔺晨进县城帮队伍采购物资时的短短几天里,萧景琰才能通过电波听一听蔺晨的声音,安抚自己躁动的心脏。

“景琰景琰!看到我了没?”

“看到了,你小点声,吵到别人睡觉怎么办?”

“哎呀,没事!我专门出来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吵不到的。”

“你在外面?这么晚了在外面干什么…还就穿这点衣服!”

“嘿,知道今晚是老林的单身夜,早了你一定听不到电话。所以我估摸着你们快结束了才打的电话,果然听到了。哎?景琰心疼我啦?”

“心疼个锤子!我是怕你生病冲了小殊和霓凰的喜气好吧。”

“明明就是心疼我…”

“蔺晨,不在君侧,勿忘添衣。”

“……拿我的情话调戏我,你真不乖。”

05.

那是他们在一起的第五年,萧景琰记忆中,这一年他们一直在吵,从年初吵到年尾,从大年初八的开业鞭炮声里断断续续吵到平安夜的烟花升起。

五年之痒,还真是清新脱俗。

其实矛盾起源逃不出一个最俗套的忙字,医生和刑警工作起来全都没日没夜随叫随到。这一年,蔺晨初尝临床的滋味,边干边学,恨不得一周七天睡在医院。

萧景琰也忙,那年他开始真正上手触碰重案疑案,一次从警队沙发上醒来洗了把脸,他看着镜子里自己蓬乱的头发和黑眼圈,突然发现已经将近一个月没有见过蔺晨。

更让他心冷的是,他似乎非常习惯没有蔺晨的生活,甚至时常忘记自己还有一个男朋友。萧景琰慌,蔺晨也慌,偏蔺晨总用戏谑挑逗掩饰不安,惹得心乱如麻的萧景琰频频着火,三言两语,不欢而散。

难得的见面多以争吵收尾,林殊看着他俩折腾,实在看不下去了就去对萧景琰说,这么吵下去还有什么意思,干脆分开算了。

萧景琰修长细瘦的指尖把玩着酒起子,许久说不出一句话。他起开面前的啤酒,在瓶口爽利的放气声中说,我舍不得分开。

06.

那年蔺晨出发援助时,萧景琰没有送行。

蔺晨依旧进山就失联,萧景琰依旧,哪怕经历多少次,都放不下一颗悬着的心。他以为自己早已习惯忙碌,习惯没有蔺晨,习惯一个人生活,可蔺晨这一走他才发现,哪里就习惯了,不过自欺欺人罢了。

萧景琰恍然大悟,之前哪怕忙到不能见面,哪怕吵到相见生厌,蔺晨也总会让他知道自己在哪里,在做什么。可如今萧景琰不知道他在哪,在做什么,有没有生病,觉够不够睡,整颗心都被蔺晨带走了,空洞洞的。

深夜,萧景琰收到蔺晨发来的短信。

—平安落地,勿念。

萧景琰的胸腔被重新填满,思量间又收一条:

—琰琰,不在君侧,勿忘添衣。想你。

萧景琰只觉方才被填满的胸膛现下疯狂跳动,奔涌的思念和狂喜简直要将他淹没。他使劲眨眨酸痛湿润的眼睛,冰凉灵活的手指颤抖着飞舞:

—此时相望不相闻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还是你呀,蔺晨,也只能是你。

待萧景琰回过神来,这条看似含蓄实则露骨的消息已经显示在蔺晨的屏幕上,如水月光浸润蔺晨,像景琰的吻。

07.

“你真不乖。”

“总比某个人带着一包啤酒去电影院乖。”

“偶尔不乖一次就给自己捡了个美人,我赚大了。”

“……”

“琰琰,此时相望不相闻”

FIN.

评论(5)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