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罐儿咸盐

明氏调味品有限公司荣誉出品

【凌李】我也到你身边来,再也不走了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四喜丸子

四夕姑娘出了个四喜丸子的题,有趣!

*这是一篇竹马竹马(?)的故事(假装算是),私设如山,还是珠穆朗玛那种的。

午饭前写这篇四喜丸子心里是崩溃的。是真的饿_(:зゝ∠)_

————————————————

李熏然两岁半的时候,凌远十二岁。那时候李局长也还不是李局长,是个奋战在一线的小刑警。那年春天,李警官和妻子带着儿子搬了新家。

李妈妈是个热爱社交的贤惠女人,搬进新房后找了个周末,请自己和李警官的朋友们来新家帮忙温锅。李警官体贴妻子,让母子两人在家睡到自然醒,自己起了个大早去菜市场买新鲜食材。等到他回家,爱人早就被扑腾到大床上的李熏然叫醒了,一大一小洗漱完毕正巴巴地望着他手里装着早餐的塑料袋。

四喜丸子是李熏然妈妈的拿手菜,也是他妈妈的妈妈,也就是姥姥的拿手菜,再往前倒,也是他姥姥的妈妈的拿手菜,一辈一辈传到李妈妈手上。

传统的四喜丸子作为各种宴席的压轴菜,一道菜里严格就四个丸子,分别代表福禄寿喜四大喜事。后来就不那样严格了,毕竟聚会上人多,人们大多按人头做菜,一盘四喜丸子也就不止四个,四喜变成六喜,八喜,甚至十全十美。

李妈妈喜欢保留传统,于是一盘四喜丸子里就还是装四个,人多了就多上几盘,只是一盘里一定要是四个。温锅那天,李妈妈吃过早饭就开始忙活,特意多做了一盘四喜丸子,打算给对门那家送去当个见面礼。这菜寓意吉利,也算讨个好彩头。

朋友陆陆续续到了不少,眼看四喜丸子出锅了,李妈妈端着一盘去敲对面的门。李熏然黏妈妈,她都在厨房禁地待了一上午了,李熏然半天不见妈妈想得不行,看妈妈出来立马贴上去。

李妈妈牵着李熏然的手敲了半天都没人回应,正打算回去,只听屋里传来一声怯怯软软的“谁啊?”

是个孩子的声音。李妈妈眉头一皱,心说这家人怎么周末把孩子自己一个人留家里,家长也没教他陌生人敲门不能应的吗?心里顿时对这家人的印象减了分。

“小朋友,我是刚搬到你们家对门的阿姨,给你们家带了我自己做的四喜丸子,给阿姨开开门好不好?”

话音刚落,门就被一个瘦弱的小男生打开了。李妈妈见这孩子模样生得好,瘦瘦小小看着怪可怜的,就问,你是一个人在家吗?你爸爸妈妈呢?

孩子说,我没有爸爸妈妈,凌大夫家收养我,让我叫他们爸爸妈妈。爸爸工作忙,总不在家,妈妈带妹妹出去了,我一个人在家。李妈妈听了直心疼,她又疼又气,气这家人对养子的态度,疼这孩子过分的懂事,一时难过险些掉下泪来。

李熏然不明白妈妈和哥哥在说什么,只是见对门出来个比自己高好多的大哥哥,好奇得很,蹦哒着想看清哥哥的样子,蹦着蹦着就失去方向歪到哥哥身边去了,一下没跳好,眼看要摔。

“然然!”

李妈妈一手端着菜,想去拉李熏然的时候已经来不及,本以为儿子这下要摔倒了,可面前早早懂事的男孩眼疾手快,将李熏然接住护在自己怀里。

李熏然胆子大年纪小,没心没肺的,丝毫不知道自己刚才把妈妈给吓着了。小孩子总是容易被新鲜的人和事吸引,他本就对大哥哥好奇,现下只顾着搂住哥哥的脖子一个劲瞧哥哥的衣领和头发丝儿。

“哎呀,吓死我了!谢谢谢谢,幸亏你接住这皮猴了,要不又得摔。”李妈妈长舒一口气,方才想起还不知道小朋友叫什么名字,“孩子,你叫什么名字呀?今年多大了?”

“我叫凌远,阿姨,今年十二岁。”

“远远,告诉阿姨,你中午在家吃什么呀?”

“妈妈不回来了,我自己做饭吃。”

李妈妈听了以后简直想揪着凌远的这对养父母骂一顿,领养了这么好的孩子回家,就这样对他么?这跟只管生不管养把孩子丢掉的人有什么区别!

“好孩子,以后你一个人在家的话就来敲阿姨家的门跟弟弟玩,再也不要自己做饭了,就在阿姨家吃。走,跟阿姨吃饭去。”

好的四喜丸子入口滑嫩,肥瘦合宜,既没有纯肉馅的粗糙感,也没有掺了淀粉的结实感,恰到好处。松软的丸子和里面掺着那脆生生的马蹄对比鲜明,饱蘸了汤汁吃下去,心都被填满了。

自打那顿温锅饭开始,凌远就时常往对门李家跑,有时是自己主动去,更多的是李妈妈开口请他帮忙看着李熏然。凌远知道阿姨是怕自己不好意思打扰他们,才三番五次拿李熏然当幌子。

李熏然从小就皮,上蹿下跳停不住,路还没走利索就想着跑,三天两头磕着碰着,闹得李妈妈头疼不已,后来有了凌远帮忙看着才好了许多。凌远被生活逼着早早成熟,性子稳重,同龄人享受的乐趣他一样也没有,只在李熏然这里找到一些被扼杀的童年。

李妈妈每过一段时间总会做四喜丸子,李熏然爱吃,李警官也爱吃,凌远从不是个善于表现情绪的孩子,可他吃四喜丸子的时候总是笑着的,因此李妈妈觉得,远远应该也是爱吃的。

其实一家三口本来不常做四喜丸子,因为李妈妈保留传统,四只丸子老也吃不完,有一次李妈妈做了四只丸子,李警官被勒令一个人吃了两只半,撑着了,之后就再没做过。后来凌远经常来家里吃饭,四个人一人一只丸子,熏然年纪小吃不下一只,就由李警官把他剩下的半只丸子吃掉,每个人都吃得美滋滋的,没有人吃撑,刚刚好。

李熏然喜欢跟他的远远哥哥在一起,因为其他小朋友都没有像远远哥哥这么大的好朋友,他觉得这简直是天底下最酷的事。远远哥哥特别温柔,说话总是轻声细语的,从不对他凶,还会用零花钱偷偷给他买零食冷饮。那次他看到一棵大树,就想爬到树叉上去坐着。他以为远远哥哥会像妈妈那样说太危险了,不可以去,没想到哥哥一把举起他放到树叉上,然后站在旁边护着他,一直待到该吃晚饭。临走的时候哥哥对他说,别跟阿姨说我抱你上树的事,她会担心的。

后来,李熏然四岁的时候,妈妈告诉他凌远要去国外读书了。李熏然不解,那哥哥还会回来吗?妈妈摇头,这个我也不知道,不如你自己去问他。李熏然胆战心惊地去问凌远,凌远揉了揉他软软的头发,当然会回来了,因为然然还在这里,我要回来看然然的呀!

李熏然这才放心。可是凌远走后不过三天,他就去问妈妈,哥哥怎么还不回来看然然呢?他说会回来的呀!在李熏然眼里,他跟他的远远哥哥分开三天已经长得不得了了。

凌远这一走就是十年,等到他回国进第一医院工作,李熏然已经十四岁了。这十年里每个假期凌远都会回家,外人看在眼里觉得这孩子虽说不是亲生的,也还知道回家看看爸妈,也算懂事,没白养。可凌远自己知道,他回国不过是为了对门的李家三口,为了吃一口阿姨做的四喜丸子,为了看一眼李熏然。

因为这孩子是他沙山一般的心间流淌的清泉。

李妈妈还是会做四喜丸子,虽说饭桌上少了凌远,可李熏然长成半大小伙子,正是最能吃的时候,一口气能吃两只半丸子,李妈妈吃半只,李警官吃一只,依旧刚刚好,没有人吃撑。只是四只丸子里没有属于凌远的那一只了。

凌远回来入职的时候,李警官已经是李大队长了,李妈妈把凌远叫到家里给他接风洗尘,照例做了四只四喜丸子,叮嘱李熏然少吃一只,给凌远留着。席间李妈妈问,远远找没找女朋友呀?喜欢哪种类型的阿姨帮你留意着。

凌远尴尬地笑笑说,还没找呢阿姨,打算先忙事业。李熏然本来开开心心吃着饭,一个劲想远哥这次回来就不再走了可真好,听到妈妈要给远哥张罗对象,突然觉得四喜丸子也不那么好吃了,盯着碗里远哥偷偷让给他的半只丸子,心里不是滋味。

凌远回国之后就从家里搬出去,在医院附近租房子住下了。这下李熏然没办法天天见到凌远了,只能周末抽时间去凌远的小公寓找他,窝在凌远家写作业打游戏,缠着凌远给他做饭吃,给凌远吐槽自己苦逼的学生生活。不知道为什么,李熏然发现自己还是很在意凌远找对象这件事。

李熏然上大学后的假期基本都是在凌远家度过的,那时凌远已经是肝胆外科的一把手了。李熏然发现凌远跟一个叫林念初的人走得很近,他心里那些对凌远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就着年轻的荷尔蒙不断发酵,于是在一个飘着雨的夜晚,他问凌远林念初是不是你的女朋友。凌远说,不是。李熏然又问,那远哥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

问着问着他们就缠上了对方的唇舌。

后来整理旧物时,李熏然搬箱子把书架上的一个本子蹭掉了,本子倒扣着趴在地上。李熏然捡起来发现这是凌远的一本旧日记,打开的一页上写着这样的文字:

那时候你还小,到处跑来跑去的,只能吃下半只四喜丸子,那时候我还在国外念书。一转眼你就长大到十四岁了,能吃下两只半四喜丸子,我也到你身边来,再也不走了。

评论(20)

热度(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