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碟儿咸盐

明氏调味品有限公司荣誉出品

【杜方】我也赖你,小祖宗~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我赖你

“孟韦...孟韦我错了孟韦,你别不理我啊!”

方孟韦此刻大步流星地向停车场走去,身后的杜见锋迈着小碎步紧紧跟着,肩膀上一边一个挂的是自己和方孟韦的包,右手臂搭着两件外套,手里还拎了保温桶,俨然一副老妈子模样。

就这样,他还要用空出的左手去拉方孟韦。

杜见锋扯一下衣袖:“孟韦,你跟我生气不要紧,先把衣服穿上。”嗖,被甩掉了。

杜见锋又扯一下:“你本来就感冒了,现在还不肯穿衣服,你这是要让我心疼死啊。”嗖,又被甩掉了。

杜见锋又又又去扯:“哎呦我的小祖宗哎,我错了,错了,这事赖我,以后不敢了成不?”嗖,还是被甩掉了。

不过这次方孟韦终于开口说话了,“对,今儿我就赖你!”方孟韦在裤兜里摸索半天,什么也没摸出来,方才紧绷的愤怒脸此刻因为找不到钥匙而有些松动,他对杜见锋说:“开门,车钥匙在我外套里。”

小祖宗终于发话了,杜见锋愣了半晌,手忙脚乱去掏外套,险些打翻装满饭菜的保温桶。方孟韦看他笨手笨脚的样子可爱得像只摇尾巴吐舌头的大型犬,忍不住想上前帮他,又发觉自己似乎还应该在生气,于是生生收回已经迈出去的一条腿,一手遮住嘴巴清清嗓子来掩饰尴尬。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近来气温变化大,再加上猖獗的雾霾,方孟韦感冒了。先是嗓子疼得说不出话,几天之后各种症状一股脑地全都冒出来,虽说感冒不是大病,就算不吃药,过个一周也就好了。

方孟韦一个劲儿地打喷嚏流鼻涕,夜里因为鼻子不透气睡不好不说还总咳嗽,杜见锋见自家年轻力壮的大宝贝叫个感冒折腾得够呛,心疼的不行。他叫方孟韦干脆跟公司请假,在家养病,可偏偏方孟韦之前负责的项目正进行到关键阶段,说什么也不肯请假。

杜见锋原想磨着方孟韦好好劝劝,可方孟韦裹在被子里鼻头红彤彤的,还要拖着浓重的鼻音对他说“老杜,我不能请假”,可怜兮兮的小模样让老杜同志一下没了原则,只会说好好好,是是是,来小祖宗把药吃了早点睡觉。

这天正巧赶上杜见锋调休,他起了个大早买回一堆方孟韦爱吃的食材,十点刚过就猫进厨房忙活去了。他寻思着孟韦最近忙项目,午餐一定随便吃点就算了,这样凑合感冒哪能好得快,杜见锋放心不下,饭点没到就抱着保温桶去公司找方孟韦送饭去了。

前台接待说方孟韦正跟明经理开会,不在办公室,杜见锋看着时间也接近午休,索性跑到会议室门口等。没想到左等右等,眼看接近两点,依旧能听到会议室里传出明诚有力的声音。

杜见锋前前后后拉住好几个助理打听情况,得到的答案都是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杜见锋急了,有你们公司这么压榨员工的吗!把孟韦累出个好歹可咋办!他脑子一热,推门就进了会议室。

屋内焦头烂额的众人只听门口发出“砰”的一声,杜见锋的大嗓门紧跟着响起,“孟韦,老子给你送饭来了!那啥,诚哥,孟韦这两天感冒厉害了,我怕他撑不住,你先让他出来吃饭呗?”

众人面面相觑,一时竟不知该看谁。有的去看红透了脸的方孟韦,有的去看笑得一脸暧昧的明诚, 更多的是去看门口提溜着保温桶仿佛在护崽子的杜见锋——这可是传说中小方组长的铁血硬汉旅长爱人啊!所有人的八卦魂在空气中熊熊燃烧。

明诚合上笔记本说:“既然杜旅长都来找我要人了,那我们就先到这里,大家去吃饭吧。”会议室瞬间响起大家收东西伸懒腰的声音,一派和谐间,明诚突然对方孟韦说,“孟韦,你跟杜旅长回去养病吧,下午不用来了。”

此时的方孟韦刚刚走到门口,正准备把杜见锋拉走不让他再丢人现眼,然而杜见锋听了明诚这话,还没等方孟韦回应,就好死不死地说,“真是谢谢诚哥了哈,那我就先带我媳妇儿回去了,辛苦你们了!下次请你们吃饭!”

一片寂静。

方孟韦很生气:谁是你媳妇儿!还媳妇儿呢,你全家都是小媳妇儿!他全程铁青着脸回了家,杜见锋跑前跑后地给他热饭端水递药,顺带连哄带骗地把他裹进毯子里,嘴上好话就没停过。

其实方孟韦早就不气了,在会议室的时候无非是因为自己脸皮薄,听到杜见锋的话有些抹不开面而已。这一个下午过去,杜见锋不仅无微不至地照顾赔罪,还为了让自己消气一句脏话都不说,就像每一次自己生气时他会做的那样。

“孟韦,我真的真的错了,你原谅我吧。”杜见锋蹲坐在地板上,扒着床头。

“那你说错哪了?”

“我不该当着那么多外人叫你媳妇儿,不该打扰你们工作...可是你们也不能不吃饭啊!那都快两点了还不吃,你还病着呢...”

“行了,知道你是担心我,原谅你了。”

杜见锋盯着方孟韦的眸子又跟平常一样笑得像某种大型犬,傻傻的,却是真的幸福。

临睡前,方孟韦趴在杜见锋肩头悄声说,“老杜,我赖你。”

杜见锋迷迷糊糊地把方孟韦又搂紧了些,下巴蹭上他的头顶,声音里是浓浓的睡意:“嗯嗯嗯...赖我赖我,都是我不好,快睡吧...”

方孟韦闷在他怀里鼻音更重了:“不是赖你,是悦悦说的那个赖你。”

杜见锋昏昏沉沉的,脑子转了半天,终于想起上次明楼和明诚把自家小闺女明悦托给他们照看的时候,方孟韦揉着小妮儿圆滚滚的肚子说,哥哥好爱悦悦啊,悦悦爱不爱哥哥?

小妮子啃着手指含糊不清地用小奶音回答,赖!悦悦也赖小方哥哥!

不是赖,是爱~

嗯啊,悦悦赖小方哥哥!

杜见锋马上清醒了,咧嘴去看怀里红透了耳朵尖的爱人,方孟韦不肯看他,杜见锋就对着他露出来的皮肤一通乱亲。他对方孟韦说,宝贝儿,我也赖你。

————————————————

亲测,被别人无可奈何地叫小祖宗真的又苏又撩。

终于把这个梗写出来了哎嘿嘿~

 

评论(8)

热度(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