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碟儿咸盐

明氏调味品有限公司荣誉出品

【凌李/庄季】从此以后他们只用小狮子牌行李箱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从此以后

 

妈耶拖延症果然把六十分给发晚了,辛苦主页君明天补档了(捂脸)……小天使们点的梗我都记下了,相信我,会写的(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瘫…)

 

 

----------------------------------------------------------

 

 

 

  季白和庄恕要结婚了。伴郎李熏然在高铁上接到准新郎季白的电话,季白问他大概几点到,李熏然注意到身边插着耳机浅眠的乘客,压低声音说两点到站。季白又问,你记得带袖扣了没?

 

 

  李熏然懵:“什么袖扣?”季白一听这话差点气得从化妆间的椅子上弹起来:“上次试伴郎服店员问你需不需要袖扣,你说家里有,到时候带上就好。你是不是忘带了。”季白这话完全没有问句该有的语气,他肯定李熏然一定忘带了。

 

 

  “我不知道啊……我我我现在就找!!”这会的李熏然也顾不上会不会吵醒旁边的乘客,猛地起身从行李架上拽过双肩背开始扫荡。吵醒陌生人最多遭两个白眼再背个素质差的骂名,可因为忘带袖扣这种低级错误得罪季白?李熏然打了个寒颤:我还不想年纪轻轻被个山竹给活活怼死。

 

 

  季白举着手机听电话那头的李熏然把包里东西翻得叮咣作响,转头吩咐正跟餐厅经理纠结餐巾的庄恕:“找人给李熏然搞一副袖扣来,这傻孩子八成是忘带了。”说完又把手机拿远了些,因为李熏然那边把包一撂说:“完了完了,包里没有,我去看行李箱里有没有!”

 

 

  庄恕打发完经理,凑到季白面前给人顺毛:“行了三儿,别因为这点小事生气,袖扣又不是什么难买的东西,反正婚礼在明天呢,肯定来得及,来得及……”然而季白表现得异常平静,甚至露出一抹微笑:“我没跟他置气呀,大喜的日子生气多不吉利。”

 

 

  哦,这是要秋后算账了。挺好,庄恕想,看来这火是撒不到我身上了。

 

 

  李熏然这次坐的高铁经停新市还要继续北上,车厢里的人大多都将适合终点站气候的厚衣服提前穿在身上。而这趟车又不知怎的卖出了明显超过合理数量的无座票,车厢连接处被穿了冬衣后愈发臃肿的乘客塞得满满当当,连条过道都空不出。

 

 

  李熏然在晃动的火车上东倒西歪地从12排挪到车厢前面的大件行李存放处,一路上不知踩了几只鞋。李熏然好不容易仗着自己偏瘦的身形和灵活的身手蹲下去找自己的箱子,却在看到行李架的一刻傻了眼:两个一模一样的银色箱子并排躺在一起,早前在混乱中匆忙放好箱子的李熏然完全分不清哪个是自己的。

 

 

  他随便拿了一只放到地上,掏出钥匙试着开锁。轻轻一转,李熏然就听到咔哒一声,很容易满足的小李警官雀跃于自己的好运气,随手一抓就拿到属于自己的那只箱子。然而真正的重锤砸在他打开箱子后,因为他发现这不是自己的箱子。

 

 

------------------------------------------------------------------------------------

 

 

  凌远本来坐在座位上迷糊着打盹,随后本就不浓的睡意被一连串低沉的“劳驾借过…谢谢”“啊,抱歉!”“不好意思,借过一下!”驱散的一干二净。他抬头去找声音的主人,竟发现李熏然手中的箱子好像是自己的,于是也起身艰难地挪到李熏然身后,微微探下身子,盯着那颗卷卷的脑袋:

 

 

  “那个,您好,这好像是…我的箱子。”

 

 

  凌远觉得这简直是有史以来最尴尬的开场白了。而李熏然觉得这简直是自己人生中最尴尬的时刻。

 

 

  李熏然闻声腾地起身,险些撞上身后凌远的下巴。李熏然急切地辩解:“您别误会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的钥匙可以开你的箱子。真的真的,我真的不是偷东西的,您一定要相信我啊!”

 

 

  凌远脸上非但没有自己箱子莫名其妙被别人开了的怒意,反而看着面红耳赤的李熏然笑了。李熏然把这表情理解成了讽刺,愈发着急,脸更红了:“我说的都是真的!不然,我,我现在用这把钥匙开我的箱子给你看!”说着就要去拿另一只箱子。

 

 

  凌远拉住他的手臂,“别开了,我相信你,这恐怕是行李箱厂商的问题。”李熏然闻言连声道谢,蹲下身去把凌远的箱子锁好,重新放进行李架。

 

 

  再次起身时李熏然抓了抓有些乱掉的刘海,挺直了脊背,整张脸散发出属于人民公仆的浓浓正义感,“您的箱子是哪里买的?改天我们一起去把钥匙换了吧,商家也真是的,这样太不安全了!”

 

 

  凌远敛了笑,有些不好意思地舔舔嘴唇:“呃,我这箱子是在美国出差的时候买的。”李熏然惊奇地睁大了双眼:“小狮子居然在美国也有卖!天呐…哦哦,不过没事,我的箱子是在上海买的,咱们可以去上海的门店...对了,您是住上海吧?”

 

 

  凌远点头,“是。不过我们不要一直站在这里堵着过道了,回去坐吧。”李熏然噼里啪啦地正说得兴奋,难得遇到这么善解人意的陌生人,虽然明白凌远的话有道理,却也不甘心就这么回去。

 

 

  “那我们加个微信吧,回座位再聊!”

 

 

  李熏然喜滋滋地打开聊天界面,开箱子找袖扣的事忘得一干二净。他先发了个打招呼的动画表情过去,然后跟上一句“刚刚真是抱歉,不小心开了你的箱子[可怜]可以冒昧问一下您的名字吗?”

 

 

  “我叫凌远。”

 

 

  “我是李熏然~凌大哥等下在哪里下车啊?”

 

 

“新市,来参加一个老朋友的婚礼。”

 

 

  “!!!这么巧!我也是去新市参加我师哥婚礼的。”

 

 

  “那祝你师哥新婚快乐。”

 

 

  “嘿嘿,我替我师哥谢谢凌大哥了,也祝你朋友新婚快乐!”

 

------------------------------------------------------

 

 

  后来他们在庄恕与季白的婚礼上见到对方,两个伴郎熟稔的样子倒是把新郎官们吓了一跳。当伴郎们超越光速一样地拉满进度条时,谁也说不清他们究竟是什么时候看对了眼的。有人说看见婚礼上递戒指的两个伴郎看着对方笑得温柔;有人说是庄恕敬酒敬得头昏脑涨抱着季白直喊媳妇儿的时候,本该陪在新郎身边的伴郎少了两个;有人说看到婚礼第二天两个伴郎拖着情侣款行李箱一起出了酒店。

 

 

  事实上他们或许在凌远看到李熏然红着一张脸辩解的时候,又或是李熏然听到凌远说不用开了,我相信你的时候就心动了也说不定呢。

 

 

  再后来,他们一起去了李熏然买箱子的门店,小狮子牌行李箱的销售小姐听了他们的故事,仿佛觉得非常奇妙,她说,小狮子牌行李箱是分批生产的,每批十几只,钥匙和锁都是一模一样的,但为了避免凌远和李熏然碰到的这种情况,公司总会把同一批箱子有意地分到距离较远的门店。

 

 

  开错箱子这种事还真是头一回。

 

 

  销售小姐频频道歉,急着要给他们换锁。凌远说不必了,我们从此以后都只用小狮子牌行李箱。说完牵起李熏然的手,十指紧扣。凌远说,我们还想谢谢你们公司,要不是因为小狮子牌行李箱,我也不会遇到我的小狮子。

 

 

李熏然红了脸,被凌远牵着走出门店。

 

 

他们身后的销售小姐也悄悄红了脸,莫名有种促成一对好姻缘的成就感:这俩人真甜!


评论(14)

热度(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