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碟儿咸盐

明氏调味品有限公司荣誉出品

【多cp】收到请回复03——想不出题目的作者诚邀姑娘们给这章起个名字,多谢大家(:з」∠)_

  

大学校园AU,cp楼诚,凌李,杜方,谭赵(排名不分先后[纠结])

如题,请你们给个名字,评论区见!
前文戳收到请回复tag~

 

03.

 

小赵同学冲着谭大佬报的P大学生会其实并不是什么高大上的神秘组织,而是一个社团。所以当一众因为孩子离家而当起“空巢老人”的家长们问起自家宝贝有没有竞选学生会的时候,往往会换来宝贝们懵逼的回应:学生会还竞选个啥?不就是个职能性的社团么,我已经加了xxx社了呀~

 

 

开学典礼结束后的第二天就是各大校级社团的宣讲会,社团的中坚力量扛把子一般都是大二的部长,然而事实上表面很牛逼,实际苦兮兮——所有宣讲的准备工作都是大二狗在军训期间拖着残破的身躯拿命换的,为的就是在一年一度的抢人大战中收到更多份报名表。

 

 

而今年的学生会就比较厉害了,他们有一位博士生部长——凌远。这事说来也巧,有一位之前确定的部长参加转专业考试,搬去新校区了。而剩下的人里头,想干的没能力,有能力的不想干,一时间竟然找不出合适的人选。

 

 

上面主席一急眼,斗着胆子去请学生会曾经的传奇人物凌远,平日叱咤风云的学生会大主席在老江湖凌远面前很是唯唯诺诺:“学长,您看我们这也是实在找不到人了,现在的学生会不比从前您还有明楼大哥在的那会儿,杂活累活都不用您干,您就给我们提些建设性的意见,到例会上晃两圈让小孩们领略领略您的大神风采就行。”

 

 

没想到老学长听了当即表示,学生会有困难我怎么能不支援呢,不就个部长么,六年前谁没当过啊!去,必须去!事实证明,凌远不仅答应当了这个挂名部长,而且杂活累活一样都没少干。

 

 

凌远不忍心看着每天在军训场练到脱形晒成黑鬼的学弟学妹带着一身汗臭味生无可恋地为社团奉献青春,索性把导师好不容易放给他的小休假用来心疼弟弟妹妹,包办了一切毫无技术含量的跑腿工作。

 

 

真等到确定宣讲人的时候,凌远却在十几道充满崇拜尊敬与众望所归的火热目光中拒绝了当宣讲人这个提议。他说,你们比我更需要这样的锻炼机会,然后在学妹们已经转向爱慕的星星眼的注视下,抿起唇微微一笑,抱着腿上的小盒子继续折报名表。

 

 

学妹内心激动,啊啊啊不管不管,我的整颗心都是凌远学长的了!这个人怎么能又好看又有脑子还这么苏呢?简直不科学!

 

 

然而事实上,宣讲会是一种让新生同学坐到屁股酸痛,腿脚僵硬的ppt鉴赏大会,甚至带新生的老干部们也只是在现场为自己的社团打打电话,剩下的时间偷溜出去趁着场面混乱撸串开黑,抛下新生享受难得的空闲。

 

 

明诚在自己专业的座区早早为其他三人占了座,报告大厅充满了指挥入座和调试设备的叫喊声,嘈杂混乱,谁也没有注意到四个本应分属不同座区的人偷偷摸摸挤到了一起,兴奋地窃窃私语。

 

 

学生会作为学校社团三大支柱之一,理所当然拥有靠前上场的权利。台上宣讲人展示ppt的同时,社团其他成员会在场下为感兴趣的人分发报名表,靠近过道的李熏然自打看见身着白色文化衫的凌远拿着一摞报名表进门开始,眼睛就离不开这个人气超高的学长了。

 

 

李熏然想,这个学长看上去好像很会照顾人的样子,又好像不知道为什么,看上去也需要我的照顾,有一种家的感觉啊。

 

 

凌远被一群法学院的女生缠得脱不了身,忽然听到身后有人用低沉却跳跃的声音喊学长。这声学长在一众细嫩的女声中间脱颖而出,一下钻进凌远耳朵里,他顺着声音回头,正好对上高举手臂努力在座位上升高身体的李熏然。

 

 

李熏然见凌远看向自己的方向,兴奋地用力挥手,额前的发卷随着他的大动作一跳一跳的,十分可爱。凌远只用了不到一秒就认出他是暑假那篇热帖上给自己的自拍加了滤镜的小孩,不由地笑着走过去,俯下身去问,学弟要报名表吗?

 

 

李熏然能感受到脸颊边凌远呼出的气息,愣了好一会。凌远也不急,撑着座椅等他,那姿势像是把李熏然圈在了自己怀里,李熏然反应过来说,要的,要四张。凌远留下报名表,叮嘱他等下记得把填好的表交回来,而后走到其他座区宣传,剩下盯着报名表的李熏然,手上在填表,眼前全是学长温暖得像家一样的笑。

 

 

赵启平目不转睛地看ppt,企图从里面的活动照片中找到昨天的那位谭大佬,李熏然忙着回想刚才的学长,明诚因为明楼的关系直接在部门志愿一栏填了大哥待过的外联部,剩下一个选择恐惧症方孟韦,看看左边的明诚,再看看右边的赵启平:既然阿诚和平平都写外联部,那我也外联部好了。

 

 

李熏然在学长经过时把报名表递过去,特意将自己的放在最上面。凌远看了问,你是李熏然?被点名的小朋友乖乖点头,甚至有些不敢直视学长的双眼。学长看了报名表道:“嗯,名字好听,字也不错,报的还是我在的部门。那我们面试见了,学弟。”

 

 

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

 

 

从六点半坐到九点,无聊到昏昏欲睡的萌新们早就失去对社团的兴趣,却还强撑着不能走,痛苦无法言说。正当赵启平他们密谋偷偷从后门溜出去的时候,前门传来一声中气十足的“正步走——”,国旗护卫队踩着霸气的正步走进大厅,领头喊口号的高个子学长还端着枪。

 

 

于是四人乖乖坐回座位上。方孟韦觉得领头的人眼熟,仔细听了听那不用话筒也能让最后一排听清的洪亮口令,脑子猛地搭上线:这是那天帐篷里被大哥怼的学长!方孟韦拽拽旁边的赵启平:“最右边的学长我在帐篷里见过哎。”

 

 

赵启平抬眼看了看:“呦,挺帅的啊,眼光不错~”

 

 

方孟韦红着脸否认,“什么眼光不错,就是在帐篷里见过一次而已。”

 

 

“噢~~”赵启平一脸“不用解释了,我都懂”的表情。

 

 

方孟韦懵逼:你到底懂什么了?可是...这个“老子”学长,今天真的不一样呢。

 

 

宣讲会直到十点多才结束,散场后四个人找了家小店慰劳空空的胃袋,一进门就听见有人喊“阿诚”,明诚一眼看到自家大哥,欢快地回了一句“大哥”。然而走近明楼那桌,四位萌新突然发觉事情并不简单,明楼,凌远,谭宗明,杜见锋正坐在同一张桌子边把酒言欢。明楼淡定地开口:“阿诚啊,这三个是你同学?来跟我们一起坐吧,今晚这顿谭大老板请客。”

 

 

嗯,一切都有趣了起来呢。

 

 

——大家坐好之后各宿舍长清点人数汇报一下!收到请回复!

 

 

——报告!赵启平不在。

 

 

——报告,李熏然不见了!

 

 

——学长,方孟韦不在!

 

 

——学姐,我们宿舍人齐了,但是多出来三个明诚......

 

 

学姐扶额,这帮熊孩子......

 

 

 

 

评论(7)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