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碟儿咸盐

明氏调味品有限公司荣誉出品

【多cp】收到请回复02——明早六点门口集合!


果然flag这种东西不能乱立,拖到现在也算今晚吧?总之我还没睡,对我来说就是今晚没毛病~@一只酷酷的馒头,静待你的黄曲(搓手手) @我就是没文力的黑米馒头

--------------------------------------------

大学校园AU,cp楼诚,凌李,杜方,谭赵(排名不分先后[纠结])

02.

自打赵启平在论坛里发现了三个跟自己几乎长得一模一样的“孪生兄弟”后,本着当代大学生应当具有不灭好奇心的想法,通过医学院学长拐了好几道,只用了三天不到就将其他人的微信QQ加了个遍,甚至还建了一个四人微信群。

在赵启平和李熏然两个话痨小可爱的努力下,他们很快就平稳度过了陌生尬聊阶段,开始就各自父母究竟有没有瞒着自己生孩子这个话题聊得热火朝天,一个暑假下来完全掌握了其他人的基本情况。

报道当天,学校广场上早早支起迎新帐篷。明诚是由明楼和明镜陪着来报道的,明镜把大小行李统统丢给两个弟弟拎着,自己在前面仗着熟悉地形脚下生风,恨不得把脚下的平跟鞋踩出恨天高的气势来,全然不似其他四处问路的家长那般犹豫。

倒是明楼,学生们见惯了明老师平时西装革履不怒而威的样子,心里根本没法把眼前这个提着大包小包,一身休闲装对着弟弟笑得一脸宠溺的人跟明楼老师画上等号。明诚进帐篷拿了学生卡和宿舍钥匙,马上让明楼带着去了宿舍区。

明老师带着弟弟出现在宿舍区简直具有轰动效应,一票女学生冲着兄弟二人的逆天美颜而来却意外发现了反差萌爆表的明家食物链:

“明楼啊,阿诚过来上学你可要好好照顾呀,有时间就带他出学校改善改善伙食,但也别天天把他带在身边,阿诚跟同学的关系还是要搞好的呀。”

“是…大姐,我的弟弟我当然是要好好照顾的,您放心。”

“你最好是能让我放心,我看到时候谁照顾谁还不一定呢!你可别让我抓到你让阿诚干这干那照顾你啊,明大老师!啧,快把阿诚手里的袋子接过来呀!”

明楼气喘吁吁地听着明镜连珠炮似的一句接着一句,最要命的是周围认识自己的学生抑制不住地窃笑,中间夹杂着极有辨识度的盒盒盒盒。明楼扫视着周围正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偷拍的学生,已经能够预见即将到来的朋友圈刷屏,深深觉得以后自己怕是在学生中间混不下去了。

方孟韦行李不多,怕麻烦就只让方孟敖陪着来报道。兄弟俩正在帐篷里填表交录取通知书,有个身板挺拔的高个子穿着一身军装骂骂咧咧地掀开了门帘:

“我操,这帮大老爷们儿一个个的端腿还端不过姑娘们,还一个劲梗着脖子跟我犟嘴,这他娘的让老子怎么训!”

方孟韦忙着低头填表没怎么注意刚进来的人,只觉得这人声音浑厚有磁性,可惜出口成脏,倒是一边抱着手等人的方孟敖细细打量起了眼前这个学生模样却身着军装的人:这人怎么这么粗鲁,一点都没有学生的样子。他是孟韦的学长吧?万一把孟韦带坏了怎么办……

方孟韦交了表直起身子,杜见锋这才看清了他的脸,“你是…方孟韦吧!我是在群里加你的那个学长啊!杜见锋,你还记得不?孟韦学弟你本人比照片他娘的帅多了!啊,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杜见锋难得慌张起来,因为他眼见着旁边方孟敖的表情由冷淡转而带上了愤怒。

“小小年纪,说话注意点谈吐!孟韦,走了。”

方孟敖拽着正偷笑的方孟韦离开了帐篷。

杜见锋有点方。

自己这张臭嘴,第一次见面就把家长得罪了,以后还咋追学弟啊!

 
    不过学弟是真好看,比照片里好看不知多少倍。前一秒还懊恼着的杜见锋傻乎乎地笑了:不愧是老子看上的人!
    

兵荒马乱的漫长一天终于在他们晾好最后一件湿衣服,摆好最后一双鞋子,放好最后一本书的时候画上了歪歪扭扭的句号。有人坐在桌前歇脚,跟刚刚分别几个小时的家人聊微信,通电话,或是视频聊天;有人兴致勃勃地拿出一个精美的新本子,涂涂改改制订着计划,期盼自己这次可以坚持得更久一点;有人把自己窝在床上,蒙进被子里悄悄掉泪,捂住嘴巴不敢发出声音。

前十八年的生活,或好或坏,都结束在寝室熄灯时那“啪”的一声中,他们新的人生,也开始于这夜深人静的一刻。

P大学生入学第一年是不需要军训的,取而代之的是为期一周多的新生入学教育,由大二年级的学长学姐带领,逛校园,学校歌,参观校史馆,听各类讲座,开班会,选班委,每天晚睡早起,过得比正式上课还要充实。

新生开学典礼是萌新们入学之后参加的第一次大型活动,当天所有人统一穿着代表自己学院的院衫,两个校区同时开始典礼,甚至还搞起了分会场互动这种看似高大上实际除了尴尬还是尴尬的幺蛾子。

医学院坐在体育馆正中间的篮球场上,赵启平前面坐了一排参加开学典礼的嘉宾大佬,饶是小赵这样不安分的人也愣是被强大的气场压迫到不敢出声吐槽,只能在微信群里跟李熏然他们直播嘉宾动态。

哇,这些大佬都用脑过度吧,怎么瓦数一个比一个高[捂脸]

天呐我正前面这个大佬的头发竟然是最多的!

可惜看不到正脸

不过看他头这么大,估计正脸也好不到哪里去[纠结]

这个老头怎么这么多话啊,我都快睡着了……

“下面有请P大优秀毕业生代表,谭宗明先生上台致辞。”

啊啊啊我前面的多毛大佬动了,他就是谭宗明啊…

平平?赵启平??你还在么?为什么突然不说话了??hello hello?

赵启平在谭宗明站起来的那一刻变得很不爽。看到大佬正脸的时候更不爽了。这特么的是犯规啊,怎么能跟说好的不一样!开学典礼的大佬不应该都是个矮秃顶发福三件套一起上么?这人完全是他们的反义词啊!!

赵启平听着台上大佬用堪称性感的声音念着演讲稿,什么上学的时候怎样怎样努力学习同时还不落下实践,毕业后怎样怎样努力打拼到今天,有钱之后三不五时捐块石头捐台仪器云云,都被赵启平选择性过滤了去,最后抓到一个重点。

    “就算已经从P大毕业,我也一直难以忘记在学生会社团的美好时光,因此一直坚持赞助学生会,定期与社团成员进行交流,优秀的学弟学妹们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十分钟后,赵启平在群里发了这样一条消息:

我要进学生会!有没有一起的~

 ------------------------------------------------------------------
   

   -@全体成员 明早六点在学生公寓门口集合,不要迟到哦~需要请假的记得私戳学长,收到请回复~
   

评论(13)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