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碟儿咸盐

明氏调味品有限公司荣誉出品

【庄季】风暴中心 08

前文:7

08.说好了,可不要失约

 

  季白没有让庄恕等太久,不过三五天的功夫,就拖着行李箱飞来了新市,大有久留的意思。唯一让庄恕感到遗憾的是,季白不是一个人来的,他带着整个刑警队的人一起上了飞往新市的航班。

 

  新市发生谋杀案,经核实,被害者真实身份为畏罪潜逃的噜哥团伙成员,化名庞泽林。这次,凶手将尸体的左肾剖开,掏空肾脏内部组织,将装有纸条的玻璃瓶放入人为制造的空腔内。纸条内容依旧是令人脊背发凉的“她走了,你可知错?”

 
  至此,案件上升为连环杀人案,引起新市警方高度重视,因此特地请全程参与侦破噜哥案和第一起杀人案的霖市刑警大队前来新市配合破案。第一起案件尚无头绪,又发生了第二起,真可以说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令人头疼不已。

  新、霖两市刑警对季司令的情况都有耳闻,一致同意在案件侦破过程中让季白尽可能少地出外勤,以便他留在医院陪季司令。然而季白是个一旦涉及工作就闲不住的人,哪里肯乖乖听话。不让跟着出外勤?笑话!不亲眼看案发现场还当什么刑警!任凭赵寒等人轮番上阵苦口婆心地劝,甚至连陈绍聪都被拉过来帮忙,软软兼施,季白依旧坚持己见。

 
  最后谁也没想到,竟然是庄恕替这些人劝服了季白。

 
  其实也没有人来特地拜托庄恕帮忙,毕竟在所有人眼里,两人的交情就仅限于医生和病人家属这点关系上,庄恕的话也未必有分量。只是有天晚上,陈绍聪瘫在沙发里嚼着薯片看电视的时候,随口跟庄恕提了一嘴他三哥这事,三哥真不愧是铁打的汉子啊,心理防线太过硬了云云,这才让庄恕了解到这事。

 
  庄恕听完,脱口而出:“这人怎么倔得跟个水牛似的!”陈绍聪听了不干了:怎么说我三哥呢!要不你去劝三哥,劝不好我就把你这话告诉三哥去!

 
  要说这事里头实际上是存了些陈绍聪的私心的。自从这次季白到了新市,陈绍聪就发现自己这个砖家室友的眼睛总是有意无意往季白身上瞟,有几次甚至被自己逮到庄恕直勾勾地盯着季白,难以言说的眼神翻译过来大致就是英雄你真威武,赶紧收了我做你的男人好不好。陈绍聪先是被这一发现惊了一跳,随后便释怀了。毕竟一个月相处下来,老庄这人还是不错的,唯一爱端着,还有点老干部作风,可也不算毛病不是。

  就是不知道他那比城市中轴线还直的三哥到底能不能着了庄恕的道。机会给你创造在这了,接下来就靠老庄你的本事了。

  第二天,季司令病房外的走廊里,庄恕跟季白交代完病情,试探着问:“听陈绍聪说警队一直在劝你少出外勤,好好在医院陪季爷爷?”

  季白闻言不耐烦地皱了皱眉,嘴角轻轻上挑,眼睛随之看向斜上方,典型的富有轻蔑意味的冷笑后,是季白硬邦邦的话语:“庄大夫,您可能不太了解警察这职业,从我第一天在国旗底下宣誓开始,就做好了牺牲一切的准备。就算我爷爷病重,我也做不到让这事影响任务。”除去初识的那段时间,季白从没有对庄恕用过“您”这个称呼。如今他义正言辞地摆出这个字,意思很明显:您提这事冒犯到我了。

  “我并没有让你因为这事影响工作的意思,”庄恕迎上那双尖锐地钉在他身上的明眸,“其实医生和刑警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大夫治愈垂死的人,刑警让死透的人开口说话,实际干的都是起死回生的活。可能我这么说有些牵强,我想表达的是,我完全理解这种人命关天的紧迫感和责任感,正因为如此,我们才必须在工作时优先保证自己的状态。”庄恕说到这里顿了顿。季白的眼神实在太有震慑力,盯得他浑身发毛,一时竟忘了接下去该说什么。

 
  “呃…如果你以现在的状态去勘察现场,提心吊胆地挂念着季爷爷,你如何保证自己不会错过有效的线索?无论你去或不去,警队的人都会把现场的情况一一拍下来,你不如守在医院安心研究现场照片,做整个团队的领导者。你觉得呢?”

  季白还是用方才的眼神若有所思地盯着庄恕,良久才慢慢吐出一句:“庄恕,我从没这样做过。”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但庄恕知道季白这就算答应了。

  没成想晚饭前出了大乱子。老人心脏骤停,各项生命体征急速下降,本已结束轮班准备回家的庄恕白大褂都没来得及穿回去就匆匆赶回病房。他急着对季司令实施抢救,顾不上和被护士请出病房的季白说话,只在经过他身边时悄悄捏了一下季白冰凉潮湿的指尖。

  季白在走廊的长椅上听着病房中传来的各种嘈杂声响。仪器尖锐的声音叫得人心烦意乱,医生护士的脚步声乱成一团,夹杂着病床随着心肺复苏富有规律的吱呀声,让人揪心的电击声。庄恕的声音是这一切混乱中唯一令季白安心的所在,迅速清晰的指令让季白仿佛伸手就能触到那个永远笑容得体,冷静专业的庄恕大夫。

  房间内渐渐安静下来,只剩仪器规律的滴滴声,仿佛十分钟前的一切都是一场梦。庄恕跟在所有人后面最后一个出门,平日里整齐梳好的头发此刻软软的趴在额前,被汗水打湿,衬衫也不复进门前平整,皱皱地贴在身上。季白第一次见他如此狼狈的模样,好像与方才病房里冷静自持的庄大夫不是同一个人。

  庄恕也是第一次见一向克制自己情绪流露的季白如此焦急,于是不等他开口问便先道:“稳定了。”不出意外地看到那人如释重负的脸。待到走廊中医护人员不那么密集,庄恕上前一步将季白拥进怀里,一手揽住季白的腰,一手放到季白脑后,轻轻揉捏后颈,这个姿势让季白整个人都陷进了庄恕怀里。

  过去十几分钟的信息量实在太庞大了,季白忍不住去想这个拥抱的含义,可此刻他的头正闷闷的疼,什么都想不明白。他感受到庄恕放在自己身体上的双手因为方才心肺复苏而不住地颤抖,身体随着庄恕有些急促的呼吸不停起伏。

 
  庄恕在他耳边低语:“之前说好的打篮球喝酒,还作不作数?”

 
  季白被他像是被汗水打湿了的吐息弄得喉头痒痒的,咽了咽吐沫说,“作数。”

 
  他没有再去想这个拥抱究竟代表了什么,只是在夕阳火红的余晖里悄悄抬手攀上庄恕的腰际。说好了,可不要失约。

 
------------------------------------------------------------------

  陈绍聪小哥哥第一助攻的地位是不可撼动的!看着他俩终于抱了我真的很欣慰

评论(5)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