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碟儿咸盐

明氏调味品有限公司荣誉出品

【楼诚|微凌李】贪杯,贪欢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贪欢

 

 

  中秋节终于吃到念了好久的螃蟹,超级满足,我果然是属于大海的女人哈哈哈哈~

  喝酒这个梗真的是源于生活了,山东孩子从小耳濡目染酒量不会差(吧?)让他们吃五仁馅月饼就当是我的恶趣味吧...

  太太们吃到月饼了没?中秋快乐呀!美酒虽好也不要贪杯哦~


 

 

  -------------------------------------------------------------

 

  01.

  

 

  1932年  巴黎

 

 

  “大哥,中秋快乐!”明诚边说边递上食盒,双眼亮晶晶的满是藏不住的笑意。

 

 

  明楼接过青年手中的木盒,回到:“中秋快乐,阿诚。”盒中整整齐齐码着六个中式月饼,明楼不用尝就知是五仁馅的——他和阿诚最爱的口味。只是不知这异国他乡里,明诚是如何找到月饼的。

 

 

  明诚有些急切地把明楼拉到餐桌前坐好,催促着:“快尝尝味道怎么样。”明楼看他兴致高,自己也跟着有些兴奋。眼前的明诚双颊红扑扑的,额前也不知什么时候冒出细细一层薄汗,刚满二十岁的青年眉眼间还透着浓浓的书卷气,身上是平整服帖的白衬衣,满满的少年气仿佛要把明楼淹没。

 

 

  明楼拿起一块轻轻一咬,味道不似从前在上海时常吃的老字号那般正宗,可也算得美味,想来阿诚能在巴黎这样离家万里的地方买到月饼这样的稀物,也应是花了大力气的。

 

 

  “嗯,不错。好吃!”

 

 

  “好吃?真的啊?”明诚眼睛本就生的又大又圆,此时因为惊喜而大睁着,简直像梅花鹿一样可爱。明楼看他样子好看的紧,笑意更深了,“当然是真的,来,你尝一口。”说着把咬了一口的月饼伸到明诚嘴边,满意地看到青年的脸颊染了比方才更深的红,伸手要去拿新的来吃。

 

 

  “怎么,我咬过的就不肯吃了?你这是嫌弃大哥了?”明楼故意做出不满的表情,惹得明诚直摇头,“怎么可能!我是...是怕大哥嫌弃我。”

 

 

  明楼缓和了表情,用眼神示意青年去吃自己手中的月饼。明诚就着他的手咬了一口,马上直起身子,触电似的。

 

 

  “阿诚啊,这是哪里买的月饼?”

 

 

  “不是买的,大哥,是我借学校对面烘焙店的地方自己做的。”明楼闻言有些惊讶地抬头去看他,“自己做的?”明诚露出难得一见的羞赧:“是...”

 

 

  “旁的也就罢了,你这青红丝是从哪弄的?”明楼就算心里想把面前这个不好意思笑着的羞涩青年藏进怀里甚至揉进自己骨血里,面上还是不动声色地问些冠冕堂皇之词。

 

 

  “上次给家里写信的时候托阿香买的,还有模具。后来大姐给寄衣服的时候一起寄来的。”

 

 

  明楼站起身,望着明诚害羞低垂的双眸,“阿诚这次真是有心了。说起来,今年中秋我也准备了一份大礼,等晚上吃饭时拿出来,我们好好庆贺一下。”明诚闻言重又迎上明楼的目光,眼角攀上几条笑纹,重重点头,“哎!都听大哥的。”

 

 

  02.

 

 

  入夜,月色似水,家万里。

 

 

  以往在家时,中秋是一定要吃蟹的,这时节的蟹子是最好的,膏肥体壮,鲜美无比。今年兄弟二人独自在巴黎过中秋,蟹子是吃不到了,好在还有明诚亲手做的五仁月饼和几样家常小菜,也算是添了些节日气氛。自从下午听明楼说准备了大礼,明诚便一直惦记着,于是一开饭就央大哥快些把大礼拿出来看看。

 

 

  明楼见明诚期待的紧,索性卖起了关子,偏要明诚捂住眼睛才肯去拿。

 

 

  “睁眼吧,阿诚。”明诚看了眼前的大礼,有些发懵,“这是...酒?”明楼得意地挑眉:“是啊,纯高粱陈酿,我托了好多人才弄到的。”

 

 

  明诚从没喝过白酒,可明楼却是个无酒不欢的人。平日在家里,明镜是不怎么爱管明楼喝酒的,不是没管过,是明楼不肯听,后来明镜见他每次都把着分寸喝不多,也就随他去了。大的管不了,明镜转而管着家里两个小的,明台没成年,自然是不许喝酒的,为此小家伙还闹着偷喝了几回,都叫明镜一顿板子给怼了回去。明诚虽是已经成年,可也至多是春节中秋时喝过几回红酒,从没碰过白酒。

 

 

  巴黎的小公寓里找不到喝白酒用的小酒盅,明楼只得给自己和明诚在高脚杯里斟了些酒,看着有些不伦不类,但完全不影响兄弟二人的兴致。高粱酒度数不低,然口味柔和,初入口时只觉这酒甜丝丝的,片刻之后那股辛辣才会慢慢填满口腔,咽下,从喉咙开始到整个躯体,热辣辣的好不痛快。

 

 

  明诚喝下第一口时整个人简直要烧起来,呛咳了两下,皮肤从脸颊一直红到脖子跟。明楼见他这个样子,忙叫他不要喝了,可明诚竟意外地喜爱这烧灼辛辣的感觉,吸了吸鼻子对明楼说喜欢这种爽快的感觉,多喝几口就好了。明楼对上他饱蘸了泪水的红润双眼,可怜兮兮的像个小兔子,心就像烙铁上的冰块,刺啦一下就化了,只得由着他。

 

 

  03.

 

 

  微醺,酩酊,花好月圆,人不散。

 

 

  明楼没想到一向自持的明诚竟也有贪杯的时候,歪歪扭扭地坐在桌边,一声一声不停喊大哥,手里还紧抓着酒杯不放。明楼架起明诚向房间走,不出意料地听到明诚嘴里的嘟囔声,边嘟囔还边要往外挣,明楼见他要摔倒,只得搂过他的腰,把人紧紧箍在自己怀里。这下明诚倒是老实了,却苦了明楼,每天心心念念肖想着的人此刻赖在自己怀里,操着一把气音在自己耳边呢喃,喷出的热气黏腻地打在耳边,惹得明楼身下的兄弟乖乖举手投降。

 

 

  好容易把人带到床上躺好,明诚又挣扎着去搂明楼的脖子:“大哥...明楼!明楼...你去给我倒杯水啊~”明楼失笑,这小子喝醉了还挺霸道的。

 

 

  “好,给你倒水。你乖乖躺着。”说着就要起身,却被挂在脖子上的那双手拦住了,那手的主人睁着一双失了焦的迷蒙鹿眼,湿漉漉的双唇吐出几个字:“你干嘛去!不准走...”明楼觉得自己胯间的布料绷得更紧了,“我不走。你忘了?我要去给你倒水啊。”

 

 

  明楼端了水杯回到房间,明诚已经从床上坐了起来,靠在床头。

 

 

  “阿诚,来,喝水。”明楼在他面前蹲下,把水杯递到明诚手边。

 

 

  “水?唔...我不要水。”明诚上手推了推明楼拿着杯子的手,“我要你!”说罢就去亲明楼的唇角,时急时缓,时轻时重,撩拨的明楼彻底失了理智,随手把水杯往地上一扔,马上俯身将明诚压在床上,细细密密地亲他。

 

 

  亲吻很快就变了味,变成浑身燥热的啃咬。喝醉了的明诚格外热情,微微带汗的双手颤抖着去解明楼锁骨边的衬衣扣子,手上湿湿滑滑的半天解不开,气急败坏地发出一声闷哼。他急躁的小模样实在是可爱性感到不行,明楼轻笑着伸手去帮他,嘴上还不停地与他交换着急切的深吻,亲着亲着,身下的人突然没了动静,明楼抬头去看,发现明诚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甚至发出微微的鼾声。

 

 

  明楼苦笑着把明诚的身子摆正又仔细掖好被子,本想贪恋这一室的愉欢,无奈贪欢对象是个喝醉的嗜睡宝宝,只管点火不管灭。

 

 

  也罢,明楼想,反正我与阿诚还有大把好时光。

 

  04.

 

 

  李熏然中秋夜贪杯喝醉了,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半个世纪的光阴,几十个中秋圆月夜,悄悄流淌入梦,醒时甚至分不清梦境与现实。他呆呆地看着凌远走进房间,端着一杯水。

 

 

  “熏然,醒了?昨天喝那么多酒头疼不疼?把水喝了,外面给你留了五仁月饼。”凌远在床边坐下,揉了揉李熏然乱蓬蓬的卷发。

 

 

  “老凌...我做了一个好真实的梦,梦里咱俩既是兄弟又是爱人,在一起过了几十个中秋。我们有大姐,有弟弟,后来大姐去世了,小弟离开家,只剩我们俩。”李熏然的表情有些悲伤。

 

 

  “后来呢?”

 

 

  “后来我们一直都在一起啊,落寞、欣喜、困窘、荣华,你一直在我身边。喝醉时你在、清醒时你在,疏狂时你在、平静时你在,乃至我梦里你也在。醒时你在,冷时你在,热时你也在。老凌,我们会像梦里那样,一直在一起吗?”

 

 

  “当然,一定会的。”语毕一个轻吻印在李熏然额前,“好了,快起床吧,你起床吃月饼时我也在。”

 

 

  李熏然突然想起梦中的第一个中秋,他学明诚的样子攀上凌远后颈,附在凌远耳边轻声说:“我不要月饼,我要你。”

 

 

  “唔...”

 

 

  贪杯,贪欢,贪这一室愉欢。

 

 

  举杯共赏,花好月圆,我们还有大把好时光。

 


评论(1)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