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碟儿咸盐

明氏调味品有限公司荣誉出品

【庄季】风暴中心 02

 前文:1

02.大夫,救救我

  庄恕颇有兴趣地观察着季白脸上别扭到家的小表情,明明囧得要死还故意黑着一张脸躲避庄恕的目光。所以墨镜白T的帅哥不是新来的大夫?也是,就他这麦色皮肤加上结实的身材,怎么能往大夫这行猜呢。

 
季白母亲向杨帆和庄恕说明自己儿子身份后,庄恕按捺不住自己马上就要冲撞而出的好奇心问季太太她儿子是做什么的。问题一出屋里的人除了季父两口子,表情瞬间相当精彩。

  嗯,刑警。不错,身体素质过硬,身材没的说,就是容易受伤。

 

  没事,我可以给他治……

  哎?想哪儿去了!

 

  “老庄啊,你昨天下午怎么把车停那儿了,堵得妇产科刘大夫差点错过女儿学校的才艺比赛,现在连保洁阿姨都知道新来的海归庄教授乱停乱放,一点规矩都没有,你可得给人刘大夫好好赔个罪……”听说季司令家属来参加会诊的凌远专程拐到办公室以表示医院方面的重视,进门就拆台的耿直劲儿也不知跟谁学的,一屋子人面面相觑。

 

 

季白此时仿佛忘了自己正是造成庄教授在患者家属面前颜面扫地的罪魁祸首,眼神不避不闪下意识地去看庄恕,正正撞上那人隐约间闪过的委屈脸,季白突然觉得这位多事的大夫此刻可怜兮兮又不敢发作的样子怂帅怂帅的,莫名有些可爱。

 

  凌远数落完庄恕,郑重地向一家三口表达了自己和医院对季司令治疗的重视,最后对两口子说,你们也得好好保重身体,别太累了。
 

  语气里的无奈和安慰很清晰,清晰得令人心寒。

  这次的会诊是为了季白的爷爷季老司令。季老一年半前体检时显示左肾有不明阴影,医生建议做进一步详细检查以确定具体问题。即便儿女们再怎么提心吊胆地商量瞒过季老,见惯了大风大浪的季司令还是在儿子说要做第二次检查的时候明白了个大概。所以当季老看着自家老三摆在自己面前那张故作轻松的笑脸时,只是轻轻点头紧接着嘱咐儿子不要告诉季白,便端坐着挥挥手:麻溜退下吧,打扰你老子我看报了。

 

季老司令一片苦心瞒着季白,可哪知此时心肝宝贝正生死未卜地奋战在缅甸一线与毒贩和当地军方来回周旋,失联几个月,瞒的心力都省了。

老爷子的检查结果与先前医生打给家属的预防针相差无几,肾癌,且已是晚期。

其实有经验的大夫在看到初步检查结果后结合季老的年龄和各项指标心里就已经有了数,甚至不需要进一步检查的结果。于是德高望重的大夫总会在等待检查结果期间给家属猛打预防针,希望他们能够接受得容易一些。可预防针打得再多,只要牵扯骨血至亲,哪怕诊断结果毫无偏差,也终究难以接受。

 
季老年近九十的身体已经无法经受化疗及大创面手术,儿女们听从医生会诊意见选择了微创手术,希望在最大限度延长生命的同时尽可能保证生命质量。至于术后是否复发转移,没有人能够给出确切的答案。

  事实证明奇迹之所以被称为奇迹,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它出现的超小概率,这在年迈的生命上体现的尤为明显。季老几个月前开始出现胸闷咳嗽等一系列症状,并迅速加深到不得不就医的地步,此时癌细胞已经转移到肺部。

  还是没能逃过复发,也还是没能那么幸运。

  一行人从杨帆办公室移步会议室,那里等着的除了肿瘤科的权威,还有分管临终关怀病区的大夫。季白整个人在杨帆介绍临终关怀专家的那一刻就被抽去了灵魂,会议室人声混杂,平静的阐述中偶尔夹杂抑制不住的激动争论,可他什么都听不见,脑海里全是小时候自己踢球砸碎邻居家玻璃被爷爷追在屁股后边打的样子,鲜活得像是昨天刚刚发生。

 
  往事如果真像歌里唱的那样轻易随风该多好,现下就不会黑洞似的吸住我,摧毁我,无法挣脱。我们都倔,有些话小时候不懂事随口就说了,您可能不会原谅我,有些话我想说,您听了准高兴,可不知还有没有机会。

 
  庄恕感受到一道目光直直地盯着他,微微叹口气。

 
  他转头对上那道目光,那道光说:大夫,救救我。

评论(4)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