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碟儿咸盐

明氏调味品有限公司荣誉出品

【庄季】风暴中心 01

写的时候为了和原著里的三哥契合,新市带入了帝都,霖市还是那个来自西南的霖市

------------------------------------------------------------

01.戴墨镜穿白T的先生

立秋半个月的新市除了一早一晚添了些凉还是热得难忍,贯穿整个夏季的反常降水也在这个时候歇了脚,艳阳分秒不歇地炙烤这座城市,敬业程度堪称响应国家号召践行核心价值观的典范——不愧是新市的太阳,觉悟就是不一样。

季白趁手头没案子好不容易从上头磨到几天休假回家探望老爷子,现下正顶着午后三十几度的高温暗搓搓地骂娘,端着手机的双手一刻不停地在通讯录里搜寻着将朝九晚五视若粪土的朋友,只有这些人才能在周三下午四点钟的仁和医院停车场救自己于水火。

“先生,麻烦您把车挪一下。”

刚刚打过电话的季白靠在车边听到不远处传来一把温和儒雅的男声,四下张望一番除了穿梭在车群中间的三两车主,似乎看不到声音的主人,遂推了推墨镜,继续围观微信群里以赵寒为首的小兔崽子们用各款表情包天花乱坠地抒发自己对季大队长的思念之情。

就不应该让他们有机会闲下来,闲下来就贫,文书报告不用写了?

“那位戴墨镜穿白T的先生!麻烦您挪一下车好吗?我手术要迟到了。”

这不刚才那人么?在哪呢?季白摘下墨镜又细细找了一圈,终于发现了从车里探出半个身子的声音主人,那人的白色路虎正顶在自己车屁股后面。

季白悄悄翻了个白眼,微微眯眼皱眉,用看傻子的表情对着那人:“我这车没挡道啊,您从边上绕一下得了,出门前忘记检查油表,一时半会儿是动不了了。”

庄恕脸上露出的为难表情让季白想到被抢了瓜子的仓鼠,别说,眼前这位人到中年的社会精英略微发福的身材还真有点像仓鼠。季白皱着脸憋笑。

“可是你挡到我的车位了,我真的快要迟到了……”

庄恕是真的着急,他刚来仁和报道不满一星期,前几天医院才给他在职工专用的停车区分配了一个停车位。且不说庄教授才到仁和就被杨帆拉着像国宝似的四处宣传连带会诊接病人,单是租房子搬家就花去不少心力,哪里还有时间溜达着熟悉医院环境。

所以庄大夫完全不知道除了自己的车位他还能把车停在哪里。

他不知道医院对病患和家属开放的停车场要怎么走。

他不知道医院附近还有没有其他停车场。

他更不知道医院周围哪条马路边上停车不贴条。

于是庄恕只能问季白:“您也是大夫吧?要不我先停您那里?”

这确实不怪庄恕,去年仁和刚刚更新过内部停车场的设备,一车一位,刷车牌进停车场,难怪庄恕理所当然觉得季白是大夫。

然而事情往往不会在人们预想的轨道内发展,单纯的庄教授想破脑袋也想不到这个看似管理规范的内部停车场还有一个七拐八弯才找得到的小门,以及眼前这个被他形容为“戴墨镜穿白T”的男人之所以能找到小门全靠自己的新室友,急诊大夫陈绍聪。

造化弄人啊。

季白和陈绍聪的发小关系可以直接追溯到季白穿着开裆裤在部队大院里撒欢儿上树那会儿,而彼时的陈绍聪还蜷在母亲的子宫里吃手指。在陈绍聪心里,他三哥从小就是天底下最帅最威风的人,比当过司令的季爷爷都要厉害。可他三哥嫌弃他年纪小,嫌弃他是软蛋,小哭包,一切陈绍聪眼里特酷的事三哥都不肯带他玩。

但是这一切都不能影响季白在陈绍聪心目中的高大形象,因为三哥虽然不带自己玩,自己被欺负的时候都是三哥帮他揍那群小混蛋,自己有喜欢的女孩子也是三哥帮自己想办法撩。季白被分配到霖市刑警大队的时候陈绍聪还是嘉林医科大的学生,给季白饯行那晚,陈绍聪抱着啤酒瓶子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活像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他三哥了。

季白嘴上嫌弃陈绍聪还像小时候似的动不动就哭,其实搀着陈绍聪回家的路上自己也偷偷红了眼睛。

季白回家放了行李急着来医院看老爷子,看了眼开放停车场门口排起的长龙,果断按照陈绍聪先前讲的路线找去了工作人员停车场,将车停在角落上了楼。他朝庄恕指指角落的那块小空地,庄恕撇撇嘴,“停这里会挡住别人的,你看这里都没画线,应该不是停车位啊,您到底是不是这里的大夫……”

季白心想这大夫怎么唧唧歪歪破事这么多,只想快些把他打发走:“我是新来的,还没协调到停车位,领导让我临时停在这。您有空跟我这儿聊,手术到底还做不做了?”

嘿,戴墨镜穿白T的帅哥脾气还不小。

啧,大夫都这么多事么。

第二天上午十点钟,季白跟在父母身后准时走进仁和胸外科主任杨帆的办公室,来见他之前说的美国回来的专家——专门为了季老司令请来的。季白正想着这个“专门”的真实度,抬头发现这位专家竟是昨天下午在停车场被自己嫌弃事多的大夫,现在这位大夫成了自己爷爷的主治医生。

季白深吸一口气迎上庄恕似笑非笑的脸:真是造化弄人啊。

 

评论(5)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