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碟儿咸盐

明氏调味品有限公司荣誉出品

【多cp】直肠末端静脉曲张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岔子

今天的唠叨在前面:写完发现好像更偏凌李?文中关于医学的东西参考了一些网络上的资料,有bug的话欢迎捉虫。

小甜饼一篇,欢迎食用!依旧期待评论~

-----------------------------------------

直肠末端静脉曲张,俗名痔疮。痔疮发病原因颇多,久坐、久站、劳累等使人体长时间处于同一固定体位的行为均可能诱发痔疮。此外,其他原因诸如饮食不节、便秘以及…房事频繁等亦可能引发直肠末端静脉曲张。

这几天对于第一医院肛肠科的护士小姐姐们来说简直比过年都值得普天同庆,不仅仅是因为胸外的庄教授和骨科小赵主任在一天内相继割去折磨他们已久的痔疮住进同间病房,更重要的是那间病房除了住着第一医院的两尊极品,还住了一位儒雅的帅教授和一枚长得很好看的小警花…呸!小警察。

用前台兰姑娘的话说,她们院座真是英明神勇,亲自把四位安排到同间病房,姑娘们一次性欣赏各种类型极品小哥哥都不用挨家挨号地串门子,凌院这真真是给她们谋福利来了。其实凌远哪里顾得上想这些,只不过最近是痔疮高发期,肛肠科床位紧张,这四位又都不是省油的灯,院座仔细一合计,干脆让他们加张床住一起,节省床位不说还省得祸害其他病人。于是大手一挥拍了板,没成想倒是成全了护士站的小姑娘们。深知内幕的三牛大夫在一旁叹了口气:妹妹啊,你们还是图样图森破,院长的官话你们也信?还不是因为害怕他家然然在别间病房被奇怪的大叔看上,这才硬生生安排出了一间由内而外散发恋爱酸臭味的四人间啊!

咦…好像知道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果然帅哥都是有男朋友的。

-----------------------------------------

“大哥,要不要我请两天假在医院陪你?”

“不用了吧,请了假你的课谁上啊。”

“…也是,那我不请假了,大哥你好好休息(●’◡’●)!”明诚说完转身就要走。明教授气结:明老师你也太听话了吧,我这不是怕你再说我专制么。

“哎阿诚!”明教授趴在床上五官扭曲地去拉人,却被一个落在额头的轻吻抢了先。

“开玩笑而已,假已经请好了,我的课也找到学生代上了,我在这陪大哥。”

明教授看着亲完自己脸有些红的明老师笑了:“你啊,越来越没大没小!”边说边对着那人虚指了几下。

明老师坏笑着握住明教授的手指:“您是不是还要整肃家风啊?”

“如果我说是呢?”

“也不是不可以…”明老师凑近明教授耳边:“只不过大哥以后每天都要散步吃粗粮,果蔬也要多吃一些,否则要复发的。”说完狡黠一笑,站直身子,拿起床脚的暖瓶出了门。

明教授看着明老师离去的背影,满足地闭上眼睛准备睡个回笼觉。

-----------------------------------------

谭宗明拿着护士刚刚送来的宣传册一脸若有所思:房事频繁…这尼玛什么意思?

难道平平得痔疮是因为自己平时太努力?

赵副主任一掌拍飞了向他求证病因的谭宗明:你这问的什么傻逼问题!努力就能有,你以为这是怀孕啊!我这是外科医生的职业病,跟庄教授一个原因。

庄教授?那庄教授是什么原因得的痔疮呢?

“我啊?太努力了呗。”庄教授如是回答。

“那季队怎么没事?”

“我们三儿身体好啊…哎呦!三儿你打我干嘛,我可是病号!”

谭总依旧若有所思:“那我为啥没事儿呢?”

“你不行呗!”老庄幸灾乐祸。

“我行不行这得启平说了算。”

赵医生扶额:你俩年纪一大把了能不能不这么幼稚…三哥见情形对自己不利,悄悄对赵医生说:“那啥,趁老庄还没把我扯进去,我去找李熏然了啊,这床我也弄不走,你在这好好保重啊兄弟!”望着绝尘而去的季队长,赵医生觉得自己现在的脸比刚刚溜走的那位季黑大兄弟还黑。

“三儿?三儿!你别走啊,过来跟谭总说说我到底行不行!回来啊三儿!”

-----------------------------------------

凌院长进门就看到这么一幅混乱的画面,顿觉头有点儿大,于是利用院长强权以影响其他病人休息为由强行终止了这场闹剧。其实哪来的影响其他病人休息,屋里不管病人还是家属都盼望着知道庄教授和谭总究竟谁更行呢,当然,除了季队和赵医生。

凌院长记挂的无非是他家那头不听话的小狮子,前段时间接了个比较麻烦的案子,副队同志忙着查案不注意饮食又喝水少,这不,案子还没破,自己先因为痔疮倒下了。

平息了那头两个幼稚鬼的纠纷,凌远转头就看到吃着零食的李熏然正跟季白讨论案子线索,嘴角一撇:你还真听话啊李熏然。季白接收到来自院座方向的凌氏低气压,赶忙跟李熏然道了别,把位置让给凌远。

“我刚才出去之前怎么跟你说的来着?”

“老…老凌,嘿嘿嘿,我知道错了…小赵医生说这个好吃就让谭总多买了一包。你别生气啊,老凌…”

“把这汤喝了,别嫌清淡,清淡也得喝,你这段时间辣的油的都不能碰。”

真拿你没办法。

“嘿嘿嘿,我知道了,谢谢老凌,一起喝啊~O(∩_∩)O”

-----------------------------------------

“熏然!熏然,吃饭了!”

李警官这些天在家待得不好受凌远都看在眼里,案子没破不说还因为自己和庄教授的痔疮把正副队长都拐进了医院,再加上术后的忌口,可真是把平时上蹿下跳的小狮子闷坏了。于是凌远每天变着法子做菜,想着起码让李熏然每天入口的饭菜能够可心一些,毕竟忌口的滋味确实难受。

“老凌,我什么时候才能回警队啊?三哥说案子又出了点岔子。”李熏然皱着眉从房间里出来,看样子刚和季白通过电话。

“快了,再过三天就可以回去了。”看李熏然还是忧心忡忡,凌远继续安慰道:“别担心了,先吃饭。凭我们李警官的实力,不论出什么岔子都一定能拿下的。”

毕竟连我都被你拿下了。

“我在你心里就这么厉害?”

“当然。”

李熏然看着眼前的凌远笑得温暖又得意,他突然想起第一次见到凌远时,那人冲他抿起嘴角笑了一下,李熏然感慨这人怎么这么好看,这一感慨就感慨到了现在,面前的人还是这么好看,不,比从前更好看了。

“你在我心里也一样厉害。”

生活里时时处处都可能出岔子,不论痔疮还是别的什么。可这些都不是最麻烦的,最麻烦的是当你遇到这么一个人,他什么都不用做,只是对你笑一笑,你就知道你这颗心怕是要出岔子,还是无法纠正的那种。

李熏然觉得这话说的挺对,但如果岔子出在凌远身上,他一辈子都不想纠正。

Fin.


评论(8)

热度(87)